崇明彬彬 / 軍旅生活回憶 / 一九五七年參軍后第一次回家探親記事(三)

   

一九五七年參軍后第一次回家探親記事(三)

2020-08-10  崇明彬彬

                                              回到崇明浜鎮老家了

                                                    陸文彬

        走過浜鎮小學的操場,再沿著學校的東邊小路往北走,走過黃家院宅,它的北邊是一條東西向的民溝,走過民溝上的小石橋。向北,已看到了一排東西向的房屋,那就是浜鎮了!約十分鐘的路程,就到了浜鎮的郭家大宅園的后門,穿過后頭屋,進入四合院的場心。

       2016年1月20日我回浜鎮時,我特為探訪郭家大宅院后頭屋的舊址(見下圖)。因它是郭家祖傳的公用房屋,故還保留著,因房齡老,又缺少修葺,已顯得老態龍鐘的危房樣了,我也不敢貿然進入里面仔細觀察和拍照。小時候穿過此屋向南走,到浜鎮小學讀書。其他的住房屋都已改建成樓房了。

        話回正傳,當我穿過后頭屋,走進四合院時,便見到了好多鄉親。小朋友永嘉先看到了我,驚呼著對我說:“您是某某哇,人已長得高大了。”因他比我小好幾歲,故想了想才想出他的名字。那時四合院內家家熱氣騰騰,都在吃園子、餛飩。大家見了我都喊我的名字,我也依輩分喊“伯伯”、“媽媽”、“好婆”等。出了郭家宅院,就是浜鎮的大街,因沒有了涼棚,一下子感覺眼前一亮,陽光明媚。

       我稍微觀察了一下,原來鄉政府組織疏浚浜鎮河(歷史上稱作“運糧河”),因河北商家面前一排涼棚,外延的柱腳緊靠浜鎮河,雖有木樁和柱石,但疏浚河道時可能挖動岸腳,引發涼棚坍塌,事前拆除涼棚,就是防范可能出現的險情。浜鎮成市后,浜鎮大街兩旁商店前,存在數百年的涼棚,首次被我記載的被拆除時間——1957年。浜鎮河北面的涼棚,都因年久失修,自然坍塌(見下圖,2011年5月1日拍攝)。

       走出郭家大院, 浜鎮河的對面就是我家,看到家門口人聲鼎沸,也能聽到家里的面車發出的搖面的響聲。如此熱鬧的情景,使我猛然想起,鄉親們正忙著過明天的“正月半”,有的今天就開始吃餛飩了,都來這里加工皮子了。

       到家了  家門口早已擠滿了小朋友,他們跑在我的前面到我家來通風報信的。我看到跑在我前面的小朋友對著我家高喊著:“你們小彬回來了!你們小彬回來了!”  

       我到家門口時,父親和母親早已站在家門口笑著臉望著我,他們不知道我今天回來,故有點喜出望外了!我親熱地喊了聲:“爸爸、媽媽?!彼麄円哺吲d地應著我。然后弟弟妹妹也出來了,喊我“哥哥、哥哥?!蔽疫€是叫他們的小名:“小?!?、“三囝”與“小六”。有趣的小牛弟把我的東西拿到家里,笑著看我,嘴里還發出“嘻嘻”的笑聲。我看看父親已老了許多,頭發有點長,衣服有點舊,滿身沾著白白的面粉的粉塵,一看是位很節儉的當家人??纯茨赣H,因去年她到上海來看過我(見下圖:母親來上??赐視r的合影),所以覺得變化不大。如果兩年多不見的話,可能也會覺得變化很大的,老了許多。三弟長大了許多,跟我差不多高大了。妹妹也長得與我的印象中大不一樣了,聲音也變得有點沙沙的。有趣的小牛弟弟,長得變化最大,如果在路上碰到的話,我或許認不得他。

小牛弟弟看到我只是“嘻嘻”地笑,我問他:“你怎么不講話呀?”

        他還是“嘻嘻”地笑,接著莫名其妙地說:“二哥,過去你在我(他用手指指菜櫥)偷小菜吃時打我塌頭,對嗎?”我被他的有趣的回憶差一點把我引得笑出聲來。這時不知誰叫了我一聲,我回過頭來一看是黃家三媽媽,是她的母親。我叫了她一聲“三媽媽”。我看她很高興,臉上掛滿了笑容,眼睛定定地看著我,我也看了她一下,還是老樣子,頭上理著短發,身上圍了圍裙,白白的皮膚,人略顯胖一點,因黃家叔叔在上海工作,有工資收入,所以生活較休閑,雖也老了一點,但變化不大。

       她關切地問了我:“肚皮餓不餓?到我屋里吃飯去?!?/span>

       我婉言地說:“謝謝,我已在船上吃過了,現在不餓?!彼龁柫宋以S多的問題,我也都給她回答??磥硭埠芨吲d,并關心地問:“XX的信收到了沒有?她是前天走的。她晚走兩天多好??!”

       我說:“XX的信我還沒收到?!蔽抑浪先思业玫较⒑筇貫槌鰜砜次业?,我驚訝地想:她怎么這樣快地知道我回到了家?我剛到家呀!

        所以我問:“三媽媽,你正好在街上?”

        她笑著說:“聽不懂?!蔽乙残α?,我自己覺得自己的話沒多大的變化,到了家鄉就感到不一樣了,我就慢慢地說得土些:“三媽媽,你——你——”下面的話切切地土不起來,就笑了起來,她也笑了。我們談了好多的話,后來三媽媽說:“我的飯還焐在鍋里,要冷了,我去吃飯了,你來白廂?!蔽覒寺暎骸昂谩?。

       晚飯的菜:肉、雞……滿滿的一桌。這是媽媽看到我回來特為出去買的。一同吃飯的還有宅上的一位遠房伯父,他是出來上鎮的,今天是正月十四,家里忙,就把他請他幫忙。因一般人家都在正月半吃餛飩,不知怎么今天來加工皮子的特別多?,F在鎮上已沒有賣皮子的店,合作社里只賣面粉,買來后,或自己磨的粉拿到我家來加工搖成皮子,給的加工費。磨坊和制面是我家的祖傳副業,有手動的面車等行當,故人家來加工。沒有估計到今天有那么多人,事前沒請人來幫忙。過去只在正月半凌晨開始制作混沌皮子等,鄉下親戚會自動出來幫忙。晚飯后叫叔叔留在這兒,因明天還要忙,他說:“路不遠,又是大月亮,明天我再來?!钡诙煲辉缢蛠砹?,農村就是這樣的深情,有事互相幫忙。

        這幾天要過正月半了,本來很熱鬧,現在我參軍探親回家顯得更熱鬧了,與兩年前我參軍離家走時的熱鬧,完全是兩種情形,那時,看到我從小長大的鄰居老媽媽們主要幫助母親勸阻我,熟悉的小彬要離開浜鎮了,怕我外面吃苦,舍不得滿屋子憂切切;今天,看到看到我從小長大的鄰居老媽媽們,回家探親,放心了,一片喜洋洋 !好多小朋友,好多鄰居都來看我,有幾位老媽媽說:“你口音還沒大變化,還能聽得懂,只有某某'烏蟲’(崇明俗話:戲稱某某人的意思)出去沒多長時間,講話就一點也聽不懂?!边@時一位黃伯伯說:“咦,某某出去十多年,回來還是一口崇明話。不過在外面的人講普通話是應該的?!彼ㄋ﹤儬巿痰煤軈柡?,也很有趣。我說:“講普通話是避免不了的,你看現在這些小孩,在學校里都是講普通話嗎?”他們同我還較客氣,所以我一說,大家就不爭了。

(待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