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親情婚戀家庭 / 婚姻的真相:一邊相互嫌棄,一邊相伴余生

   

婚姻的真相:一邊相互嫌棄,一邊相伴余生

2020-08-10  茂林之家

文|李意外

來源|夜聽(ID: yetingfm)

前兩天,收到一封書友來信,信中問——

您覺得婚姻的真相是什么?

這個問題我思考了許久。 

婚姻第一面:雖然相愛,但又相互嫌棄

想起前陣子微博上那個熱門話題——

嫁給愛情和嫁給金錢的婚姻,哪一個更長久?

有人說,嫁給愛情吧!畢竟沒有愛的婚姻就等于一潭死水。

有人說,嫁給金錢吧!畢竟沒有錢的婚姻就等于紙上談兵。

仔細想想,都不無道理,但底下還有一條評論,夾在一堆熱火朝天的討論中顯得尤為扎心:

別天真了,嫁給愛和嫁給錢的婚姻,都不一定長久。沒聽過一句話嗎?婚姻怎么選都是錯,長久的婚姻是將錯就錯。

乍一看有點想笑,再一看有點想哭。

將錯就錯——

這是多少夫妻的現狀??! 

很多時候,愛錯了人,結錯了婚,想過分開,想過離婚。

可到頭來卻發現,分與不分,離或不離,都沒法獲得內心的安寧。

就像我那結婚快五年的朋友。

嫁了一個深愛的男人,生了一個可愛的小孩。

原本以為幸福正當時,沒想到婚后各種各樣的問題和矛盾接踵而至。

用閨蜜的話來說—— 

男人真是大豬蹄子,一結婚就變臉。

以前的他為愛瘦身,現在的他發福發胖。

以前的他大小節日挖空心思給我驚喜,現在的他逢年過節不聞不問沒點表示。

以前的他樣樣拿手,啥都愿意為我做,現在的他樣樣撒手,家務孩子全不顧。

一切就像錢鐘書在《圍城》里寫的那樣:不管你跟誰結婚,結婚以后,你總發現你嫁的不是原來的人,像換了另外一個人。

起初的面目可親,到后來變為面目可憎。

起初的琴棋書畫詩酒花,到后來變為柴米油鹽醬醋茶。

當婚姻落到實處,愛與不愛,早已變成羞羞的話題,老夫老妻不好意思再提起。

是真的不愛了嗎?

也不是。

相愛的兩個人,若有一天變得相互嫌棄,不一定是發生了什么轟轟烈烈的大事,比如第三者,比如絕癥。

只是單純地累了,倦了,疲憊了。

于是那些恩恩愛愛和一起走到老的誓言,終于變為了委屈將就和搭伙過日子的現實。

《石頭記》里有句話,是這樣寫的:

凡是只顧相愛的,最后都散了。

凡是搭伙過日子的,最后都團圓了。

很諷刺,但又很真實。

世上婚姻千千萬,湊活的不下萬萬千。

吵過,鬧過,傷心過,生氣了恨不得馬上想和他去領離婚證,等真要出門的時候,又挪不動步子了。

為什么?

也許就像他們說的:

兩個有脾氣的成年人在一起生活,爭吵時的傷心絕望是真的,相愛時的溫柔繾綣也是真的。

只不過是動了多少離婚的念頭,就會找到多少堅持下去的理由。

婚姻第二面:雖然嫌棄,但又無法分開

落在一個人一生中的雪,我們不能全部看見。

貫穿婚姻始終的雪,我們也不能全部看見。

唯有當你真正進入婚姻,才能體會到那種無法言說的矛盾與復雜——

沒有了戀愛時兩情相悅的美好和風花雪月的浪漫,只剩下現實里柴米油鹽的較量和無休無止的爭吵。

別不相信,你真的會有50次想掐死他的念頭,和200次想離婚的沖動。

記得很早之前,曾看過一個故事。

女人一次又一次地試圖離開男人——

因為他有太多的缺點和不堪,而自己又有太多的不滿和猶豫。

后來男人有過一段很經典的告白,這么多年我一直沒有忘記,他說:

我知道我不好,我沒什么文化,脾氣也好。

但是這些我都可以改。

你要是嫌棄我不如別人那么有才華,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慢慢學。

脾氣我也可以改。

如果我真的變好了,你別離開我行不行?

行。

為什么不行呢?

這生活,有時惱人有時好。

這感情,有時暴雪有時晴。

而和你經歷這一切的男人,他就像一睹很厚的墻,偶爾讓你撞得頭破血流,大多數時候又把你保護得很好。

父母愛情里的江德福和安杰,就是這樣的兩個人。

他們活得天差地別,一個大老粗,一個大小姐。

江德福不識字。

江德福不愛干凈。

江德福吃飯吧唧嘴。

而安杰,用江德福的話來說:

勤勞不勇敢。

任勞不任怨。

美麗不善良。

連生個孩子也比尋常人家的女人嬌氣許多……

各自缺點一大堆,可江德福偏偏認定了安杰,鐵了心地要過一輩子,就算組織不同意他們在一起,就算要為此丟了烏紗帽,回家當農民也在所不惜。

而安杰和江德福相伴余生的心,也是同樣的堅決。

當別人問道:

“如果江團長真的解甲歸田,脫了軍裝回老家當農民了,你真能老老實實跟他回老家,過那種吃糠咽菜的苦日子嗎?”

安杰抬起頭來,只說了兩個字:

“我能?!?/strong>

你看,這樣的兩個人,吵過,鬧過,卻做不到就此別過,他們的后半輩子注定是緊密聯結在一起的。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所謂婚姻,就是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

互相看盡對方的底牌,互相洞察彼此的陰暗,然后依然相愛。

有時候愛不是什么真善美,就是你為他改一點,他為你改一點。

就像安杰和江德福,安杰想讓江德福生活習慣變得文明一些,一直沒有停止改造江德福的步伐;

而江德福嫌安杰毛病多,想把妻子盡量變得淳樸一些,兩人就在這個互相改造的過程中攜手走過了一生。

一邊嫌棄一邊相愛,能夠分擔也能分享。

這世間所有能攜手走過一生的婚姻,都不完美——

因為只有領會過孤獨與掙扎,才會真正懂得如何去維系與珍惜。

也只有真正領會過相愛之痛的人,才會知道怎么把情感與欲望轉化為領悟,不再受情愛煎熬的影響,而是生起平常之心。

婚姻的真相:一邊相互嫌棄,一邊相伴余生

講這么多,再重新看回文章最初的問題——

婚姻的真相是什么?

我聽過一個非常戳心的回答——

婚姻的真相就是,奶奶嫌棄了爺爺五十年,卻仍然是那個坐在病床邊照顧他的人。

其實這世間大多數的婚姻都一樣,一邊相互嫌棄,一邊相伴余生。

我不知道你的婚姻還差多遠可以走向余生,但我想讓你們看看,即便是那種“看似最糟糕的婚姻”也能走向余生。

就好比“搖滾老炮兒”鄭鈞和他的妻子劉蕓。

他倆在一起,用粉絲的話來說:

一個大雅,一個大俗。

一個文青,一個市儈。

一個我行我素,一個任性張揚。

一個不會疼人,一個想被人疼。

剛跟鄭鈞在一起的時候,劉蕓發燒了,想讓鄭鈞陪著去醫院,鄭鈞一句話甩過去:“我陪你看病,你就不燒了?我幫你掛號,你就不燒了?”

瞧,這男人多狠!多不解風情!

換誰都會嫌棄吧?

劉蕓也一樣。

于是他倆為各種小事吵架,三天兩頭地吵,一吵架鄭鈞就跑,劉蕓直接追到電梯口,破口大罵:“你身上的衣服都是我買的,給我脫了?!?/p>

鄭鈞就脫,脫到光膀子,不敢坐電梯,灰溜溜地下樓,跟經紀人打電話讓他送衣服。

鄭鈞不管不顧了去酒局,劉蕓也不慣,電話打過去,劈頭蓋臉就罵,鄭鈞竟然還倍兒開心,覺得從來沒有一個姑娘敢這樣對我。

鄭鈞脾氣上來了摔東西,劉蕓也不攔,買了那種特殊材質的椅子,摔地上“哐當”彈起來,鄭鈞突然就不生氣了——

面對這么糟糕的我,連椅子都有了求生欲。

他說自己很糟糕,是劉蕓讓他明白了真愛的意義。

他在寫給劉蕓的歌中這樣唱道:

我們是最相愛的天敵,沒有之一。

是呀!

是天敵,也是愛人。

誰也沒多好,脾氣不遑相讓。

誰都有看不慣對方的地方,但誰也不準備離開誰。

別不相信,兩個人在一起,有時候就是擁有著神奇的化學反應。

當誰都治不住你的時候,總會有那么一個人的出現,他能治住你,卻也能療愈你,你倆是死對頭,但也是好隊友。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這世間有許許多多不稱心的伴侶,但都陪著彼此走到了最后。

這世間有許許多多不如意的婚姻,但都吵吵鬧鬧走到了白頭。

也許你的婚姻,沒有太多的風花雪月,有的只是生死不離的決心和攜手共度的信念,那就夠了。

最好的婚姻,是無論人生多少風霜,你們終將還有對方,是于磕磕碰碰之中找到持續相愛的勇氣,于雞毛蒜皮里面發現平淡生活的可貴。

點個“在看”,你得知道,再好的婚姻,也是一邊嫌棄一邊相愛,一邊爭吵一邊到老,愿我們都能在不可預知的未來中,找到那個共赴白頭的人。

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夜聽(ID:yetingfm),超3300萬人訂閱的情感生活類大號。xx經授權發布本文,轉載請聯系夜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