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岳文化 / 待分類 / 【雷 清】紅紅火火的日子

   

【雷 清】紅紅火火的日子

2020-08-07  西岳文化

文\雷 清

紅紅火火的日子

——記憶里去北塬,腦海里首先會浮想起那輛加重的舊自行車,轉不完彎道的崔家坡,像極了火車的“高線”,還有那條顛得屁股發疼的鋪滿石頭的鄉間小路...

跟父親一起去北塬參加小舅爺孫子的婚禮,在汽車向前行駛的路上,不由打開了塵封已久的兒時的記憶。

小時候每當過年,父親總要去北塬給他的小舅家拜年。我們姊妹三人爭先恐后的都要跟隨。母親卻執意不讓,因為在那個物質極其匱乏的年代,每家過年準備的年貨都是很有限的,帶著三個孩子一起去,會給親戚家帶來不便的。母親說的是事實 ,那個時候每家的年貨總是有計劃準備的,算好了來家里的親戚人數,按人數準備要買的東西。連每個人的碗里放幾片肉,幾片豆腐都是有限的,來的人多要是超出了計劃,后面的親戚就沒辦法招待了,常言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大概就是這種情形了。

但是我們哪里會顧慮大人的為難之處,都不肯依。父親沒有兄弟姐妹,家里親戚本來就很少,跟父親去北塬是兒時的我們一年之中最遠的一趟出行,何況農村里有許多城里沒有的樂趣。比如說,可以看小舅奶在灶火用麥草做飯,可以聽到麥草在灶堂內燃燒發出“噼啪”清脆的響聲,喜歡聞燃燒時麥草的香味,拿著干草去喂羊,細看羊兒津津有味的咀嚼,更喜歡看剛出生不久的小羊在圈內蹦蹦跳跳、跪著吃奶…...父親總是違拗不過我們的軟磨硬泡,最后只能都帶上。

去北塬,崔家坡是必經之路,那時候是沒有線路車,公交車,更別說是私家車了。偶爾在路上看見一輛摩托車,都會稀罕不已。騎著摩托車的人都是威風凜凜的,帶著墨鏡,穿著的厚厚的軍綠色棉大衣,卻總是要敞開衣襟的,好顯露出里面的西裝,帶著的總是一條很扎眼的領帶。不用猜,肯定是個暴發的萬元戶。而大多數人的唯一的交通工具便是一輛加重的自行車,不管是新是舊,過年出門前都是擦得賊亮賊亮的。

父親總是將我斜坐在自行車的前梁上,后座上捎上哥哥姐姐,到了崔家坡底全部下車。說起崔家坡,不得不提到那時臨夏獨有的一種交通叫電攬車,臨夏人俗稱“高線”。是臨夏市連接北塬最便捷的、也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可以節省上崔家坡的許多力氣。父親說,“高線”和火車很相似,都是在軌道上行走。那時候從來沒有出過遠門,想都想不來火車是什么樣子的。所以,靠兩根鋼絲繩上下拉動兩節車廂的“高線”是充滿了好奇和渴望的,坐一次好體會一下坐火車的滋味。

不僅小孩,大人亦是如此,當上下兩節車廂在中間交錯時,兩節車廂內的人都會不約而同地向對面彼此會心一笑,足以表明大人們也是稀奇的。但是,不是每次都可以乘坐“高線”的,為了省下那幾毛錢,通常都是推著自行車步行爬崔家坡的。父親在前面推著自行車,我們三個一起在后面用力推。繞過一個彎道緊接著又是一個彎道,總是覺得有轉不完的彎道。

通常到達坡頂時都已是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稍作修整,父親又重新將我放在自行車前粱上,后面捎上哥哥姐姐,將右腿跨過自行車的橫梁,右腳踏在腳踏板上,左腳用力在地上蹬幾下,當自行車開始滑行時坐在座子開始用力蹬兩只腳踏板。剛沒走幾步,我就會總是后悔起來跟著父親出這趟門。因為通往小舅爺家的這條路全部是用大小不一的石頭墊成的路,自行車一行走起來特別的顛簸。坐在前粱上的屁股被顛得特別的疼,實在受不住了,將一側的稍微抬起來一下,過一段時間又將另一側抬起。盡管這樣,兩側的還是一樣疼。

哥哥姐姐大概也是被顛疼了,在后面挪動起來,本來路就不平,加上我們的挪動,自行車開始搖晃起來,這樣父親就很難控制住自行車的平衡,一不小心就會翻的。這時父親會大聲呵斥我們不要亂動,嚇得我們再不敢動彈。咬著牙,忍著屁股的疼。當然過一會又開始挪動起來,這時候就覺得去舅爺家的這條路怎么這么漫長。

回首四下張望,兩邊全是一塊塊農田,有的地已經翻整過,而有的玉米桿依然杵在地里,隨著凜冽的寒風發出瑟瑟的響聲。隔斷時間會看見一個村莊,全是一排排低矮的土墻,房子也都是土木結構的土坯房,房前屋后堆滿了玉米和小麥的秸稈。偶而也會有一頭牛悠閑地甩著尾巴吃著草垛里的干草,在它身后是一坨坨的牛糞。

一路顛簸著終于到了小舅爺家,腿麻得根本站不住地上,手凍得不知道是誰的了。這時候小舅奶趕緊出門迎接,讓我們上炕,炕燒得特別燙,但不能立馬讓凍得麻木的手腳蘇醒,舅奶又會趕緊給我們倒一杯熱騰騰的白糖水,喝一口暖暖的、甜甜的,頓時暖遍全身,這是舅奶為我們專門準備的過年時才會有的VIP的待遇了。

小舅爺的家也是矮矮的土墻,房屋都是土坯房,白白的窗戶紙很顯然是過年時新糊上去的。這時候會特別留意一下小舅爺的兒子在不在家。他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從來都沒有見他笑過,眉頭總是緊皺著的。一般都不在家的,除了回家吃飯,都是一直住在院外的羊圈里。全家人所有的錢都放在了羊圈里的那幾只羊身上,一年到頭唯一的經濟收入也都指望著這幾只羊了。聽見父親來拜年了,才肯走出羊圈回家陪客人。說是陪客人,卻總是蹲在炕前的一個旮旯,不停地抽他的旱煙袋。

此時的氣氛總是特別凝重,我們都不敢咳嗽一聲,每當父親問他的羊今年是否添歡(母羊生的小羊羔比較多而且都健壯)時,他總是搖搖頭,嘆著氣說生的羊羔死了好幾只。此時眉頭皺得更緊了,煙袋抽得更厲害了。農民們一年到頭面朝黃土背朝天,僅僅勉強滿足溫飽,由于養殖技術跟不上,想通過養殖增加點收入也是可望而不可及,到頭來落得一場空不說,還要賠上本。

看著緩緩行駛的汽車,思緒被拉了回來,向車外望去,由于崔家坡加寬改造,我們改道從觀光路前行。這是政府開辟的連接臨夏市和北塬的一條新路,觀光道兩邊綠樹成蔭,路面寬闊,坡道平緩?,F在去北塬交通非常便利,有公交,村村通,而大多數都駕駛著自己的私家車。觀光道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到達坡頂,一條條整潔干凈平坦的柏油馬路通向四方。道路兩旁的農田里是一排排修剪整齊的油桃樹,樹形低矮分散,整齊優美。油桃樹下套種的是一窩窩牡丹和芍藥花,正開得艷麗多彩。

自從總書記在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各地政府因地制宜,積極想辦法,為增加農民收入,早日脫貧致富,采取各種措施,引導農民打破傳統的種植模式,大力推廣“米改花”、“米改菜”項目和鄉村旅游。在種植蔬菜大棚、草莓基地的同時,還修建了大型花卉交易超市,在村周邊修建了農家樂,利用緊靠臨夏市便利的交通環境,形成了種植、旅游、觀光、休閑、娛樂、餐飲為一體的產業鏈。

隨著觀光路的建成開通,每當牡丹、芍藥盛開、草莓和蔬菜成熟季,攜家帶口自駕車來北塬觀光、采摘、休閑的游客絡繹不絕,極大的增加了周邊農民的收入。

汽車繼續行駛在整潔平坦的鄉村道路上,途經村莊早已不見低矮的土墻和土坯房,一幢幢小洋樓和大瓦房鱗次櫛比,排列得井然有序。門前屋后都用柵欄圍成了花壇,各色花朵爭奇斗艷,競相開放。

還沒欣賞夠一路美景,早已到了小舅爺家。幾年功夫,小舅爺家的面貌也是煥然一新,三面都是一磚到頂的大瓦房,寬敞明亮。只可惜,小舅爺和小舅奶已去世多年,臨終遺憾就是未能住進大瓦房。小舅爺的兒子告訴我們,自從他們家被納入精準扶貧戶后,政府補貼五萬元為他家修建了房屋,還給辦理了貼息貸款,用這筆貸款養殖了30只羊,期間技術人員經常深入戶中現場指導養殖技術,他也經常參加鎮上組織的種植、養殖技術培訓會,積累了不少養殖技能,現在每年通過養殖會給家里帶來一筆可觀的收入。 

他的兩個兒子參加了勞動技能培訓,學到了一技之長,現在都外出打工,每年也都能往家寄回一筆錢。在外地打工的時候認識了現在的新娘,可謂愛情事業雙豐收了。

說笑間,我突然發現小舅爺的兒子曾經緊皺的眉頭早已疏散開來,眉眼間都是滿滿的喜悅,原來他笑起來的樣子竟這樣的好看??粗鴿M座的高朋,豐富的菜肴,物質匱乏的年代將成為昨天的歷史。推杯換盞間,一位親朋頗有感觸地說:“過去吃完飯我們總是習慣這樣問,吃飽了嗎?而現在我們卻這樣問,吃好了嗎?”是啊,從“飽”到“好”,農民的生活正發生著質的變化。

回家的路上,從車窗向外望去,地里的芍藥花開得一片片火紅,這恰似我小舅爺家現在的日子紅紅火火,數億的農民正在走出貧困,共奔小康。相信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引下,在黨和政府的帶領下,搶抓鄉村戰略的好時機,農業將越來越強、農村將越來越美、農民的日子將越來越紅火。

作者簡介:雷清,女,臨夏市某機關工作人員,一個初學寫作者,常常利用工作之余學習寫作。在網絡平臺曾發表作品數篇。沒有橫溢的才華,學著用平鋪直敘的文字記錄自己的心路歷程,讓更多的人看到和欣賞自己的文字,也愿與更多的文學前輩學習交流,不斷提升自己,讓寫作成為自己一生的愛好。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