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管理研究 / 遠程辦公的未來,可能比我們想象的都要糟

   

遠程辦公的未來,可能比我們想象的都要糟

2020-08-05  lindan9997

    神譯局

     · 2小時前
    關注
    為什么我們總是假設分布式辦公對員工是件好事?

    神譯局是36氪旗下編譯團隊,關注科技、商業、職場、生活等領域,重點介紹國外的新技術、新觀點、新風向。

    編者按:因為2020年的這場疫情,很多公司都沒法讓員工大量重返辦公室。但是公司又不能無限期地停擺下去,于是遠程辦公漸漸成為越來越多的企業的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開始討論遠程辦公是不是可以成為未來的主流工作方式。但Sean Blanda對此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原文發表在其個人博客上,標題是:Our remote work future is going to suck

    劃重點

    工作的未來是遠程辦公正在慢慢形成共識

    但遠程辦公令你容易受到外包的影響

    你的工作會被簡化成一個指標,造成令人沮喪、厭惡改變的官僚機構

    遠程辦公會扼殺你的職業發展

    靈活辦公而不是遠程辦公才是正道

    隨著COVID-19在繼續改變著我們的生活方式,大家開始爭先恐后地預測我們的“新常態”會是什么樣的。在這種病毒消失后,或者老天幫忙的話,在未來數年的時間里,這場病毒大流行給我們的日常生活所帶來的變化有哪些會變成常態呢?

    現在,尤其是在知識型員工和技術人員之間,有一種共識正在慢慢形成:那就是分布式的勞動力還會繼續存在。而且,這種變化對員工來說是件好事,會受到所有人的歡迎。

    我要說的是:呃,你有沒有試過遠程辦公?

    我曾經很了解并喜歡遠程辦公所帶來的特殊待遇。2009年到2016年間,我寫了很多有關創業者和創意人士的文章。這些人當中有很多都是遠程辦公的早期擁護者。2017年到2019年間,我都是遠程辦公的,先是服務于一家小型的電子學習私企,然后是一家擁有1000名員工的SaaS公司。

    是,遠程辦公是有一些好處,但對于很多人來說,遠程辦公是一顆毒丸——在這種情況下,你是以生產力的名義獲得“控制”,但換取的是一些令人討厭的長期影響。

    實際上,遠程辦公令你容易受到外包的影響,你的工作會被簡化成一個指標,造成令人沮喪、厭惡改變的官僚機構,并會扼殺你的職業發展。如果不好好審視一下遠程辦公的未來,可能會導致員工沮喪,公司效率低下。

    我們不妨一一審視一下這些問題。

    遠程辦公實現了“人才的大眾化”。對所有人都一樣,甚至包括你。

    2020年5月,Gartner的一篇博客文章總結了贊成遠程辦公派的一個普遍論點:“對資源獲取的大眾化降低了創新的門檻,并讓每個人都能夠分享隨之而來的繁榮?!?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或想)生活在城市的商業中心。大家認為,遠程辦公讓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生活在自己喜歡的任何環境里面。

    這些遠程技術工作不僅能讓你在Hudson Valley的可愛農場生活,那些工作機會也可以流向任何人、任何地方。

    這對于全球的共同繁榮來說是有利的,也許也可以說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現在是以美國人的身份從事技術工作的話,那你會擁有巨大的收入潛力。但這種掙錢的潛力可能永遠也不會實現了。讓我感到困惑的是,美國的員工居然會為這種趨勢的加速而歡呼雀躍,卻沒有考慮到這會給他們的工資帶來下行壓力。

    身為美國員工的你在分享這種信念時,說明自己已經被美國例外主義的錯誤信念所蒙蔽。一旦你的公司完全采用遠程辦公時,你就會被拉進全球化的人才市場里面參與競爭,尤其是在美國政府對旅行和簽證和簽證進行限制的情況下這種競爭會更加激烈。

    技術樂觀主義者可能會指出(當然這種看法是正確的),更多的創新和新技術將會取代任何的外包工作。雖然我學究氣的大腦希望這一點成為現實,但是我禁不住會想到全球化對我們的制造業工人以及社區造成的破壞性影響——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從來都沒有恢復過元氣,也從未從創新中受益。

    美國經濟的創新并不會實現一對一的轉移。那些制造業的工人不會突然就能拿到技術工作。外包的每一名技術人員都不會直接從下一波創新中受益。

    遠程會讓你被人遺忘

    遠程辦公的倡導者經常贊美遠程辦公能夠促進專注。他們說,他們不再用你呆在辦公室的時間來考核你,相反對你的評判和獎勵將取決于你是否“把活兒干完”了。

    這些“好處”總是被用來向想象中的像呆伯特那樣被囚禁在小隔間的上班族推銷遠程辦公,因為這群人整天要面對令人討厭的同事和難以忍受的老板。他們說,遠程辦公是自由的關鍵。Basecamp聯合創始人Jason Fried在《重來2》(Remote)一書中寫道:

    首先,提高生產效率并不是工作的唯一目標,但這一點我們姑且把它放到一邊。其次,Fried是對的,你的確從老板那里獲得了一些自由(失去導師的損失是它的兩倍)。你還可以獲得拜托了同事和協作者的“自由”。這意味著你實際上是一個人。

    對于某些人來說這意味著賦權,但是隔離可能意味著你的貢獻很容易被忽視或誤解。其結果是,我注意到了一些遠程公司(尤其是較大的那些)出現了一種令人不安的趨勢:有些經理經常既不知道自己的下級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做的。

    在正常情況下,績效評估就非常困難了。但是,當你只看到某人的輸出而看不到他們的過程時,你又該如何去判斷這個人呢?營銷人員、項目經理、產品經理、增長營銷人員等人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來支撐或者維護已有的東西。

    這是個頑疾,早在轉向遠程辦公之前就有了。但是,當對遠程辦公進行績效評估時,經理會失去判斷下級輸出所需的一些輸入信息——包括實際的工作是誰(身體上和精神上)干的。還有:怎么才能知道其他團隊成員喜不喜歡跟這個人一起工作?而且,如果他們做得很辛苦的話,是因為不夠努力/專注還是因為其他無法控制的事情?

    “做正確的事”的員工要花費額外的時間和精力來支持自己的團隊成員,他們絕對不會因做了讓協作組織順暢運轉所需的小事而獲得認可。銷售部門是否達到目標通常是可以量化的。這個季度社交媒體經理是不是表現良好就很難說了。

    由于沒有了現實生活當中的辦公室環境,你很難把團隊的成果進行個性化向經理匯報,尤其是通過私聊或一對一的Zoom會議匯報的情況下。經理這能看到最終的成果,看不到誰做了什么,又是誰挑起了重擔,誰做出了艱難的選擇,還有是誰讓事情變困難了。領導不怎么把你當作一個需要同理心和理解的人,而是當作替他們做事的一個出現在Zoom視頻會議或者Slack的頭像來看的話,就會產生一些令人不快的副作用。

    這會導致你的工作“扁平化”。在遠程辦公的時候,不管當初你是靠什么樣的軟技能打動人的,那些技能都會被最小化。這會導致公司和流程減少對創造力和協作等東西的依賴,轉而更多地依賴簡單的輸入和輸出。同樣地,這會讓你的工作更容易被外包出去。

    因為主要靠社交媒體獲取新聞并進行互動,我們為失去同理心和上下文而哀嘆……結果轉過頭來我們就按照這種形象來設定我們的工作生活。

    這對大型組織產生了顯著影響。

    遠程辦公會瓦解大公司

    遠程辦公的支持者經常拿IRL(現實生活)辦公室的“打斷文化”作為分布式工作的理由。首先,相信遠程辦公能夠建立起一個不受打斷的區域的那些人,顯然從來都沒用過Slack或電子郵件。其次,這些打斷一般都是有原因的:那通常是信息的交流,以確保每個人都在做正確的事情。

    對于擁有很強的產品/市場契合度,已經成規模并且有清晰產品路線圖的公司而言,遠程辦公會非常順暢。無干擾的環境意味著每個人都可以專注于“重要事項”,因為“重要事項”是明確而且是一致的。

    但是,當“重要事項”有變時會發生什么?

    因為它會的。市場最終會發生改變。你會遇到競爭對手,或者遭遇黑天鵝式的事件(比方說全球病毒大流行)。突然,運轉正常的機器需要適應,要改變路線。對于人數超過100人的公司來說,就算是人員在場的環境下也是非常困難的。而如果換成遠程辦公的話,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年兩次的面對面會議不足以傳達全新的戰略精神。

    而且我敢打賭,由于以前的IRL公司遠程辦公化,會對其迭代和適應市場情況的能力產生負面影響,令其更容易受到規模較小,同地協作的新貴的攻擊。

    遠程辦公會扼殺你的職業發展

    回憶一下,想想你在當前所在領域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我敢打賭,肯定有一個人或一群人在塑造你的職業生涯這件事情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們給你坦率的建議,并且能夠被動地觀察和批評你的行為。

    一旦你進行遠程辦公,由于沒有潛移默化的學習環境,師徒制的傳幫帶受到了抑制。你沒有了可以效仿的團隊成員在身邊作為榜樣,因為你只能在Zoom和Slack上面看到他們。不管他們采用什么樣的過程來取得結果,對你來說都是不透明的。

    圍繞著遠程辦公(以及遠程活動)進行論述的很多語言都假定討論對象處在其職業生涯的中后段。當當你年輕的時候,你需要的不是“專注”或者“完成任務”,你需要的是接觸新思想和新人。你需要那種意外獲得的幸運——出席了一次合適的會議,參加了一次正好的歡樂時光,或者贏得了一位合適的觀察者的尊重。

    以上這一切在遠程環境里面都會變得更加困難。其結果是,新一代的知識員工可能會得不到恰當的入職指導的風險,他們只是被草率告知自己需要遠程辦公,然后除了OKR之外一無所知。對于那些只有在一起辦公的情況下才能養成的技能,比如如何建立共識、如何敢于諫言同時服從大局,如何推銷自己的想法等,他們只能在風中凌亂。

    此外,你在職業生涯早期建立起來的職業關系最終會占到你整個職業網絡的很大一部分。你在發展的過程中,會跟這些人保持聯系,他們也是最有可能跟你分享新機會的人。

    為此,大多數人頌揚遠程辦公的人往往會把重點放在遠程辦公的“便利性”上面。他們大談不用上下班,說你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跟家人呆在一起。是的,這些都是值得稱道的生活方式好處!但是你很少會聽說遠程辦公的支持者跟人分享自己是如何通過遠程辦公實現收入、職業發展和影響力的最大化的。有時候,大家都想要“努力爭取”。這些采用遠程辦公的公司的大多數管理人員經常還會到場就職于一家著名的技術公司或金融公司去賺錢。

    這又導致技術公司的個人貢獻者(比方說不成比例的新人)的工作被最小化,得不到指導,并且經常被遺忘。白領工作被土耳其機器人化。

    遠程辦公倡導者的盲點

    那些遠程辦公的煽風點火者對自己的意圖往往不會對自己或者受眾開誠布公。我指的不是刻意的欺騙,而是因為階層以及情況的不同往往會有一些認知的盲點。

    下次你再看到有人提倡遠程辦公時,問問自己:他們的錢是從哪兒來的?

    他們很可能自己在一家極大受益于異步式工作或者人員是地理分散的未來的技術公司工作,要么就是投資或擁有這樣一家技術公司。想想看你的協作工具,電子商務公司還有你的通信工具是什么。

    這些公司做的正是我作為內容營銷人員所做的事情:支持每一個使用自家產品的客戶角色,包括遠程辦公人員在內。但是,這些公司的市場營銷被新聞媒體不加質疑地引用——從而造成了一種人人都會從中受益的假象。不是的。

    哦,看吶!一家視頻會議公司正在分享好看的遠程辦公數據!

    Buffer是一家全力支持遠程辦公的公司,該公司為營銷人員提供工具,聲稱自己百分之九十九的員工希望遠程辦公。

    數字化轉型是一個出色的總體積極的趨勢,但它也有一些副作用,比方說錢都流到了少數的高科技公司手上。你我本來可以在大廳過道上相互對話。但將來在遠程辦公的場景下,我們聊天都得向Slack付錢。我們不再到市中心的餐館用餐,而是得自己做午餐或點外賣。我們不再到會議室向團隊通報動態,而是向Zoom付費。

    這里不是要對是好是壞下結論,而是說成千上萬的科技公司把遠程辦公視為鼓勵你為他們掏錢的一種手段——而這些錢以前你是付給別的行業和公司的。這是正常的商業行為,對那些受益于這類公司增長的人來說是一件好事!但這有點像麥當勞向我們兜售的主意那樣:中午我們就應該多休息一下。我們的視野要放寬一些才能看清真相。

    其次,那些提倡遠程辦公未來的人往往會錯誤地認為有些事情對大多數員工來說都是正確的:

    1. 他們以為遠程辦公的人喜歡在工作中把自己的身份包裹得嚴嚴實實。當你把辦公室搬到家里時,你的個人生活、家庭生活和工作生活都被壓縮到一個空間里面,并且在不方便或者你不希望的時候這三者有可能會發生碰撞。這種碰撞既可以是雞毛蒜皮(你的孩子“打斷”了你正在進行的 Zoom會議),也可以是破壞性的(工作引起的壓力跟家庭引起的壓力交織在一起)。這些可能會導致心力交瘁以及一種被“困住”的感覺。

    2. 他們以為人人都有專用的工作空間。很多人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家庭生活,而工作這一“第二空間”所提供的服務則充實了他們,讓可以跟自己的其他生活有一個隔斷。不妨問問任何一個有一大家子人或有四個室友的人,在家里面想要連續不受打斷地工作是不可能的。恭喜你,現在你是沒有老板來打擾你了,但是你工作住的時候室友會抱怨你為什么沒有把垃圾扔掉。

    3. 他們以為父母都有可靠的托兒服務。在家工作是一回事,跟還沒有到上學年齡的孩子一起呆在家里一邊工作是另一回事。當一位家長需要在家工作時,得有另一位家長把全部時間都用來照顧小孩,哪怕你有備用臥室或地下室做辦公室也是如此。父母之間的認知失調可能會令人筋疲力盡,更不用說輪到你照顧時得怎么向哭泣的三歲孩子解釋媽媽沒有走,她只是暫時離開幾個小時了。

    如果你對以上任何一個的回答都是“找到一個共同的工作空間”,那就太好了?,F在我已經把自己收集到住在本市,跟我有著一樣的工作目標,但是對成為我的朋友或者幫助我成功不感興趣的同時名單都交換出去了。而且,為了獲得這個一起工作的特權,我甚至還得自掏腰包。

    有沒有替代方案?

    堅持只采取遠程辦公就是把自己看成是計算機。接受輸入,提供輸出。但是,我要很自豪地跟你分享一些東西:你是人。

    你是科學與藝術的結合。你是相對論加西斯廷教堂。這并不是說每一位員工都應該相信自己每次都給這個世界省下了一張電子表格。但是工作不都是嚴格的事務性工作。工作還是我們清醒著的時候占據了一半時間的生活方式。

    我們從職業當中獲得的不僅僅是薪水。我們要從中去尋找人生的意義,去找到志同道合的社區,去跟他人建聯系。我們從中獲得的是看清這個世界的必要環境。我們不能夠徹底地將工作經驗與有他人存在的實際環境脫鉤而不會讓參與者逐漸感受到存在危機。

    未來未必需要是這樣的。我希望有關未來的工作展望的對話少關注一點遠程辦公,多關注一點:

    1.本土主義

    大家討厭把我們的科技公司看作是本土企業。但是它們確實是。當地的經濟和便利設施通常要取決于員工匯聚的密度。那里之所以可能會出現你喜歡的酒吧和餐廳,是因為它們位于大家現實生活就職地的商業走廊附近。

    我們不妨反過來,鼓勵公司對所在城市進行投資。這意味著納稅,投資于當地的教育并創造財富,然后由員工用來成立更多的公司或為他們所居住的地方提供更多的便利。

    2.靈活辦公>遠程辦公

    如果說遠程辦公壓低了白領的工資的話,那么相反的極端也會造成后果:要求每個人天天都要呆在辦公室上班的話,可能會抑制新生父母,特別是初為人母的員工的工資。我希望技術板塊的人能夠對美國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讓后者提供兒童保育補貼方案,讓在職父母不必為了照顧小孩而犧牲一半的工資,成為一名可以呆在家的全職父母。

    此外,對于具有一定規模的公司,法律上應該要求為初為人父母的員工在園區內提供日托的哺乳室等服務。各國政府和私營部門應該通過提供服務的便利,讓那些父母能夠繼續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而不是徹底取消辦公室。經理應該信任自己的員工能管理好自己的日程安排:在需要時露面,如果需要處理個人事務則請假。

    3.對于選擇遠程辦公這種方式的公司,遠程辦公應該是可選項而不是必須。

    即便考慮了上述因素,仍會有一些員工選擇遠程辦公。他們接受遠程辦公的負面因素,是因為所帶來的積極因素對他們來說是值得的,或者他們的個人情況令遠程辦公更具吸引力。這應該是由每一名員工自己承擔的個人選擇。

    可選遠程辦公為每一名員工提供了最適合他們的選擇。強制遠程辦公會迫使每個人采用可能會對其個人生活和/或生產力構成損害的工作方式。

    在云端的廚房,在Zoom上舉辦的歡樂時光,遠程辦公,分布式大學,我可不想生活在這樣的未來。最好的情況是,技術增強(但不能替代)了現實生活所發生的一切。

    而且,如果說我們從2020年的這場新冠病毒大流行中能夠學到點什么的話,那應該是大家共處一室的感覺是非常棒的。

    譯者:boxi。

    本文來自翻譯, 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