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沉心 / 古時風韻 / 詩壇“第一毒舌”,大唐下半場由我來書寫...

   

詩壇“第一毒舌”,大唐下半場由我來書寫:這才是不會彎腰的杜甫!

2020-08-04  一世沉心

01

公元748年,大約在冬季。

李白刷著朋友圈,看到這么一條消息:

“城市套路深,我想回農村!”

部分截圖如下:

甫昔少年日,早充觀國賓。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賦料揚雄敵,詩看子建親。

李邕求識面,王翰愿卜鄰。

......

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

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

這首詩寫得很清楚,

想我當初也是意氣風發,少年時就游歷帝都,被國賓之禮相待了,楊雄怎么樣,曹植又如何,我一丁點兒都不比他們差呀!

連當代大文豪李邕,王翰都主動加我好友??扇缃?,在這大唐盛世的帝都,我居然如此灰頭土臉,整天吃著殘羹剩飯,到處被人白眼......

李白看的眼眶濕潤了,

想起13年前,他們惺惺相惜,在齊魯游歷,“醉臥秋共被,攜手日同行”的歡樂時光,

歲月這把殺豬刀,竟然把自己的哥們兒摧殘成這般模樣。

他隨手就將這首詩轉發出去,

“杜甫老弟,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灰心,你的征途在星辰大海!”

今天,說起唐詩界的一眾CP,很多人都津津樂道,

當然,最耀眼的還是李白杜甫這對忘年雙子星,堪稱真正的大唐榮耀!

但是,那個光芒四射的時代卻似乎待他們并不友好。

這一年,杜甫已經36歲了,人到中年,他的心情很喪。

歷史跟他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開元元年,竟然是自己的生日,

這個一生都飽受戰亂之苦的行者,竟然曾是那個最耀眼時代下盛開的第一抹綠色。

  



02

長安蝸居兩年,杜甫還是找不到工作。

想起去年的科舉烏龍事件,他的胸口直到現在還會隱隱作痛。

那年,大boss唐玄宗心血來潮,發布了天寶六年1號文——“關于號召全國各地未就業大學生及中高級技工進京趕考的通知”。

紅頭文件說的很清楚,“凡通一藝者,皆可來長安應試”。

聽到消息,杜甫拍案而起,雙眉一展,兩眼透出異樣的神采,“大唐,你終究沒有負我!”

一時間,帝都長安群賢畢至,仿佛提前上演了春運。

而在長安城“天街”中心,大明宮的宣政殿上,大boss唐玄宗的熱情已經減了大半。

大殿內,唐玄宗正拿著此次考生的檔案,細細瀏覽,“眾愛卿,你們覺得今年考生的素質如何,大家都來談一談!”

“皇上,恕臣直言,在座的各位,哦,不,今年的考生全都是垃圾!”

宰相李林甫輕捋長髯,淡淡說道。

“噢!愛卿何出此言?”玄宗不解地問。

“您有所不知,這群鄉野村夫,不僅素質低,還沒什么學問,來到京都,也只會添亂,恐怕您選不到什么人才了!”

他指著滿朝文武,“野無遺賢啊皇上,人才不就在您身邊嗎,何必舍近求遠呢?”

唐玄宗若有所思,“其他人也說說看?!?/span>

......

  

一時間,滿朝大臣都搶著點贊宰相大人的“高見”,紛紛表示附議,好好的一場人才選拔泡湯了。

杜甫剛剛燃氣的希望之火,也被瞬間撲滅。

可是,讓他憋出內傷的還遠遠不止于此。


03


找不著工作,杜甫連最引以為傲的寫作天賦也毫無用武之地。

彼時,由“王楊盧駱”組成的四大天王組合早已引領初唐詩風,尤其王勃大大一篇《滕王閣序》為軟文變現樹立典范,后世難出其右;

高適岑參的“邊塞傳奇”響徹邊陲,為戍邊兒女送來溫暖;

王維孟浩然隱居避世,過著田園小資的愜意生活,小詩一發布,動不動就轟動全國,激起一次次“逃離bei(西安)shang(洛陽)guang(揚州)”的討論;

偶像李白自從被李賀夸了一句“老弟真乃仙人下凡”就更加得瑟,恨不得飛到天上去......

蒼天啊,我老杜的出路在哪里?

后來,杜甫總算閉關三日,摸著良心寫了篇《?;噬先f壽無疆,我大唐風調雨順》又名《大禮賦》獲得唐玄宗的賞識。

“有兩個河西縣令和兵器庫庫管員的職位,你選哪個?”

“我,我選,庫管員吧......”

無奈的杜甫守著僅存的不作河西尉,凄涼為折腰的信念,過了幾年舒坦日子。

轉眼間,長安十年漂泊苦,已經讓他備受煎熬。

“不,李白大哥說‘天生我材必有用’,我難道就這樣庸碌一生?”

長安,朝廷,對不起,我杜甫不伺候了!

04

大唐不缺天才,不缺人才,更不缺寫兩手狂詩歪詩頌詩酸詩的秀才文人。

我天生毒舌,唱不來贊歌,

我天生命硬,學不來彎腰,

我不吃火鍋,我要做最辣的火鍋底料!

杜甫說走就走,背起行囊,一路西行。

想不到,這次回鄉省親,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

他連夜起行,出長安,向四川成都進發。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

天衢陰崢嶸,客子中夜發。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

一路上,草木已凋零,狂風正嘶鳴,風卷殘云,仿佛要把高山掃平。他一身素衣,迎著風霜,衣袋被吹開,指頭都凍得僵硬。

路過驪山,路過華清池。

瑤池氣郁律,羽林相摩戛。

君臣留歡娛,樂動殷樛嶱。

我是來到了瑤池仙境嗎?華清宮的上空暖氣蒸騰,山下的羽林衛站的密密麻麻。宮里傳來的陣陣樂聲,正響徹天際。啥?竟然是皇上和妃子大臣們在這里聚會!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

高宅大院,飄出的是酒肉香氣,沿路街道,遍地是皚皚白骨。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是什么世道?

入門聞號咷,幼子饑已卒。

吾寧舍一哀,里巷亦嗚咽。

所愧為人父,無食致夭折。

回到家里,鄰里街坊都在哭泣,原來是自己的小兒子已經被活活餓死......

一首《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寫的杜甫百感交集,老淚縱橫。

05

這首詩,作為杜甫第一首長篇作品,似乎已經映照了他一生的喜怒哀樂和命運走向。

想當初,他背著行囊,站在長安街的十字街頭,遠處高樓林立,近處車水馬龍,一切既熟悉卻又陌生。

他迷茫嗎?當然。

這個城市不屬于他。

但是,他似乎又感覺到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

來吧,來吧,來江湖之遠看看,在這里你有更重要的使命。

這是詩神的召喚!

于是,他重拾起那個被冷落多年的自媒體小號“杜甫很喪”,改名“大唐第一毒舌”。

從此,這個號只發這幾種文章,你可以感受一下,

boss們太壞系列:

《兵車行》——“大唐征兵實錄,那些送丈夫上戰場的女人們后來怎么樣了”,《麗人行》——“記一次盛大的出游,哪一刻你感受到了真正的貧富差距”……

百姓們太苦系列:

“三吏”:《石壕吏》,《新安吏》,《潼關吏》——“又打敗仗,郭子儀將軍能力挽狂瀾嗎?”,“連夜抓壯丁,還讓不讓人活了?”,“殺敵一千自損百八,戰爭不相信眼淚”;

“三別”:《新婚別》,《無家別》,《垂老別》——“女人寧愿死,也不能嫁給當兵的”,“十年歸鄉路,我已經找不到家了”,“下輩子,我不想再做人了”;

我的后半生: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大快人心,終于等到你”,《蜀相》——“偶像,我如何能像你一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愿世界更美好,只恨我半身已入土”

……

06

人說出名要趁早,但和大唐一眾天才詩人相比,杜甫實在慚愧得很。

很多人一出手即是巔峰,一發文就是篇篇100000+。

但杜甫不是,他初出茅廬,大唐已顯出頹勢,沒給他留多少機會,

偶爾寫寫詩,發個感慨,也沒有幾個粉絲。

然而,唯獨他的作品能成為“詩史”,唯獨他的人格能但得起一個“圣”字。

李白本是九天攬月的仙人,榮耀無匹,需要下凡歷劫,才能修個圓滿,

杜甫更像一個生長在塵埃里的行者,市井離亂給了他豐富的給養,才讓他脫胎換骨,一步步走向神壇。

機關算盡的成了笑談,

庸庸碌碌的卷入塵埃,

閃耀人性光芒的人,越來越覺得可愛。

文/予舍先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