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隨身 / 四柱八字 / 子平格局命法元鑰【上】

   

子平格局命法元鑰【上】

2018-04-19  願隨身

子平格局命法元鑰【上】

 
目錄
 
回到初始的地方(序)
前言
 
卷一 《子平真詮本義》評注
《子平真詮》原序---------------3
一  論用神-------------------5
二  論用神變化---------------10
三  論論用神純雜-------------15
四  論雜氣如何取用-----------16
五  論四吉神能破格-----------27
六  論四兇神能成格-----------28
七  論用神成敗救應-----------28
八  論用神因成得敗因敗得成---43
九  論生克先後分吉兇---------45
十  論用神格局高低-----------53
十一 論用神配氣候得失---------63
十二 論相神緊要---------------74
十三 論時說拘泥格局-----------77
十四 論星辰無關格局-----------79
十五 論時說以訛傳訛-----------82
十六 論陽刃格-----------------87
十七 論干支-------------------91
十八 論陰陽生克---------------93
 
卷二 《子平真詮》基礎諸論注解
一  論陰陽生死---------------96
二  論十幹配合性情----------101
三  論十幹合而不合----------104
四  論十幹得時不旺失時不弱--115
五  論刑沖會合解法----------116
六  論墓庫刑沖之說----------122
七  論外格用舍--------------123
八  論宮分用神配六親--------125
九  論妻子------------------126
十  論行運------------------130
十一 論行運成格變格----------134
十二 論喜忌干支有別----------136
十三 論支中喜忌逢運透清------138
 
 
 
卷三 《子平真詮》應用諸論注解
一 論正官--------------------140
二 論財----------------------147
三 論印綬--------------------156
四 論食神--------------------164
五 論偏官--------------------171
六 論傷官--------------------177
七 論建祿月劫----------------191
八 論雜格--------------------199
 
 
《子平格局命法元鑰·【中】》綱目
 
《子平格局命法元鑰·【下】》綱目
 

卷一  《子平真詮本義》評注
      原著:清·沈孝瞻  解讀:黃大陸  評注:慚愧學人
      【本文由“終南命理研究網”原創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筆者按:近日,在網路裏看到黃大陸先生所著的《子平真詮本義》一書,一口氣讀完,感覺黃先生實乃具有真才實學之人也,所謂“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才是手段;風狂雨急時立得定,方見腳根?!笔忻嫔弦嘤忻弧蹲悠秸嬖徳u注》一書,是民國時期的徐樂吾氏評注的,觀其注解,多有錯解原文、誤人子弟之處,使不少後學進入學術誤區。黃先生的《本義》勝徐多矣。鄙人不才,在細讀《本義》時,也發現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故作此文,名曰《評注》,發於本站,不妥不確之處,望有緣有識的易友不吝指正?!?/div>
 
                《子平真詮》原序
 
  原文:予自束發就傅,即喜讀子史諸集,暇則取子平淵海大全略為流覽,亦頗曉其意。然無師授,而於五行生克之理,終若有所未得者。後複購得《三命通會》、《星學大成》諸書,悉心參究,晝夜思維,乃恍然於命之不可不信而知命之君子當有以順受其正。
解讀:我自從7歲束發拜師讀書起,就喜歡讀子史一類的文集。有空閒的時候則取《淵海子平》、《大全》這兩本命理書籍,略微流覽幾遍,對其略知一二。但是沒有命師傳授,對五行生克的道理。始終還是有些弄不明白。於是,我又購買了《三命通匯》、《星平大成》等許多命理書籍,認真研究,日夜思想,才恍然覺得人生還是有命的,不可不信。知道命運的達人賢士,應當要像孟子那樣順命而為。
  學人注:沈孝瞻,生卒年月不詳待考,清乾隆年間進士,精研命學,其命理著作《子平真詮》流傳於世,並被後來研習命學者視為經典。這篇《原序》是沈氏的“同裏後學”胡琨氏所作,從胡氏《原序》中我們知道,他也是自學成材的命理愛好者,他博覽群書,善於實踐,“悉心參究,晝夜思維”,對命理學亦有所感悟。
 
原文:戊子歲,予由副貢充補官學教習,館舍在阜城門右,得交同裏章公君安,歡若生平,相得無間,每值館課暇,即詣君安寓談三命,彼此辯難,闡發無餘蘊。已而三年期滿,僦居宛平沈明府署,得山陰沈孝瞻先生所著子平手錄三十九篇,不覺爽然自失,悔前次之揣摩未至。遂攜其書示君安,君安慨然歎曰:“此談子平家真詮也!”
解讀:戊子那年,我由副貢生補充到官家學校當教習,校舍在阜城門右邊。在那裏我認識了同街的章君安,兩人很是談得來,關係特融洽。只要學校那邊一有空閒,我就跑到章君安家裏跟他談命理。我們相互提問,彼此答辯,將命理書籍裏所有的疑難問題都一一討論過。如此過了三年,我當教習的期限也到了,離開學校我租住在宛平沈明府公署。在那裏我有幸讀到了山陰沈孝瞻先生所著的子平命學手抄本,共三十九篇。讀罷此書,我頓時覺得從前所學的東西都沒有什麼用了,後悔自己以前怎麼就沒有細想沈氏所說的這些內容呢。我拿著這手抄本給章君安看,他看後也大發感慨地說:“這才是正宗的子平命學??!”
  學人注:查清朝乾隆的“戊子歲”,當是乾隆三十三年(西元1768年)。胡氏和章氏還真有易緣,若非胡住沈家,就不能看到沈氏的“子平命學手抄本”,就更不會有“爽然自失”、慨然而歎了,胡、章二人得此書,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的。胡、章二人研究命理也有多年,在看到沈氏的手抄本之前,也能“彼此辯難,闡發無餘蘊”了,但一看沈的作品,才知道自己的學識淺薄,才“悔前次之揣摩未至”,難怪這本《子平真詮》曾本後人列為命理經典大作,並被稱為《滴天髓》的姐妹篇,可見此書的含金量之高。
 
  原文:先生諱燡燔,成乾隆己未進士,天資穎悟,學業淵邃,其於造化精微,固神而明之,變化從心者矣。觀其論用神之成敗得失,又用神之因成得敗因敗得成,用神之必兼看於忌神,與用神先後生克之別,並用神之透與會支、有情無情、無力無力之辨,疑似毫芒,至詳且悉。是先生一生心血,全注於是是安可以埋沒哉!
解讀:沈孝瞻先生,諱號燡燔,清朝乾隆年間的進士。他天資過人,悟性很高,學問淵深,是個對命理精微非常通曉、能夠變化從心的高人??此撚蒙竦某蓴〉檬?,用神如何因成得敗,因敗得成,論用神則必兼看忌神,與用神位置的先後及其生克先後的區別,還有用神的透幹與會支,有情無情、有力無力等諸多問題,都論述得非常細緻和精闢,詳盡而完善。這本書是沈先生一生心血的結晶,這樣的好東西,怎麼能讓它被埋沒於世呢!
  學人注:“用神”一詞,對學命理的人並不陌生了,但如今習命者,又有幾個能真正通曉“用神”的真實含義呢?如何看“用神”的“成敗得失”、“位置”、“生克先後”、“透幹會支”、“有情無情”、“有力無力”呢?
 
  原文:君安爰謀付剞劂,為天下談命者立至當不易之準,而一切影響遊移管窺蠡測之智,俱可以不惑。此亦談命家之幸也。且不唯談命家之幸,抑亦天下士君子之幸,何則?人能知命,則營競之心可以息,非分之想可以屏,凡一切富貴窮通壽夭之遭,皆聽之於天,而循循焉各安於義命,以共勉于聖賢之路豈非士君子之厚幸哉!
  觀于此而君安之不沒人善,公諸同好,其功不亦多乎哉?爰樂序其緣起。
  乾隆四十一年,歲丙申初夏,同裏後學胡琨淖雲甫謹識。;
  解讀:於是,章君安就謀劃將此手抄本正規印刷出版,他要以這本書給天底下學習命理的人立一個最完善、最標準的論命法則,使後學者從此不再受到各種歪理邪說的蠱惑。這也是命理愛好者的一大幸事啊。而且不僅僅是命理愛好者的幸事,還是天下讀書人的幸事。為什麼呢?因為通過學習這本書,就可以證明人生有命,而人能確信有命呢就會淡化各種貪欲,不做違法之事,不貪非分之財,不求非分之名,富貴不驕,貧賤不移,威武不屈,淡泊明志,能夠以一顆平常心對待一切,順天命而後盡人事,從而達到成聖成賢的目的。這難道不是讀書人的一件大幸事嗎?
  看到這一點,章君安又不想埋沒沈孝瞻的善舉,遂將其命學秘訣公之於眾他的功勞不也是很大的嗎?於是,我也才樂意給這本書寫序,並說明事情的原委。
乾隆四十一年(西元1776年),歲在丙申,時在初夏,同裏後學胡琨淖謹識。
  學人注:古人寫書編書,目的是“為天下談命者立至當不易之準,而一切影響遊移管窺蠡測之智,俱可以不惑”,而今人寫書編書,大多追名逐利。出發點不一樣,寫出來的內容,含金量當然就大不相同了!“人能知命,則營競之心可以息,非分之想可以屏,凡一切富貴窮通壽夭之遭,皆聽之於天,而循循焉各安於義命,以共勉于聖賢之路”一語,道出了習命、算命的宗旨,但如今能遵其旨的人又有多少?
 
《子平真詮》一書,系清朝乾隆進士沈孝瞻所著。該書在《淵海子平》、《三命通匯》、《神峰通考》等命學經典的基礎上,更為細緻、規範地論述了取用定格和格局變化等系列法則,提高了推命技術的可操作性與準確率。這使該書成了當時人們爭相傳抄的命學秘典。後來有人推崇該書說:“此中舊籍,首推《滴天髓》與《子平真詮》二書最為完備精審,後之言命學者,千言萬語不能越其範圍,如江河日月,不可廢者?!?/div>
  學人注:不錯,《子平真詮》一書,含金量確實很高,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此書乃是《淵海子平》、《三命通會》等書的優秀導讀。在讀懂本書的基礎上再去深研其他古著,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為《淵?!?、《三命》、《滴天髓》等大作,其論命宗旨均如《真詮》所言。
 
  民國時期的命學大師徐樂吾先生,一生著述頗豐,於命學貢獻良多,對後世的影響也很大。他在其所著的《子平真詮評注》一書裏,對《子平真詮》做過詳細的詮釋。萬分可惜的是,在我看來,徐老先生的詮釋在許多重要概念上都或多或少地誤解了《子平真詮》的本義,致使該書中的子平正宗大法變得面目全非了。
  學人注:徐樂吾(生於光緒十二年三月初三申時,即西元1886年4月6日,四柱為丙戌 壬辰 丙申 丙申),著有《造化元鑰》、《命理尋源》、《命理雜格》《命理一得》、《子平一得》、《子平粹言》、《命學新義》、《滴天髓補注》、《滴天髓征義》、《寶鑒例悉錄》、《子平真詮評注》、《古今名人命鑒》、《子平四言集腋》《樂吾隨筆第一集》、《樂吾隨筆第二集》等十餘部名作,為民國時期著名的命理學者作家。黃先生上面所說,鄙人亦有同感,今人讀《子平真詮》,大多舍原文而閱徐氏之注解,難怪學習多年都不能邁入命理門檻!
 
  筆者專職為人推命已有十餘年,每遇難題,輒惡鑽命學舊籍,希望能夠從中找到正確答案。2001年的秋天,當我仔細閱讀《子平真詮》時,赫然發現了一件令人驚奇不已的事實,即:現代流行的命學書籍在許多重要概念上,諸如用神、忌神、喜神和格局等幾乎全部都偏離了《淵海子平》、《子平真詮》和《神峰通考》等命學經典的本義!也就是說,現代多數人所學習使用的推命方法,並不是古來流傳的子平正宗大法!
  謂與不信,請看下文。
學人注:黃先生為職業命理家,這本《本義》之所以寫得好,當然離不開作者長年累月“輒惡鑽命學舊籍”和勇於實踐了。鄙人才疏學淺,學易也有十餘年光景,幸得師傳而未誤入歧途,希望這次能夠通過黃先生的解讀和鄙人的評注,能讓大家真正讀懂《真詮》,真正邁入命學大堂。
       一、論用神
 
  原文: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幹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財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順用之者也;殺傷梟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當順則順,當逆則逆,配合得宜,皆為貴格。
  解讀:如果我們將這段原文細讀三遍,可能就會產生以下四個疑問:
 ?、?、取用神為什麼要“專求月令”呢?翻開現代的命理書籍,也沒見有誰強調這一點啊,反而有人批評這種取用神專求月令的做法,說這方法是呆板而迂腐的。到底是沈前輩患了老年癡呆癥呢,還是我們後生輩不懂其中味呢?
  學人注:“專求月令”可以理解為“先求月令”,因為月令乃是八字的提綱,是主宰“氣候”、“氣機”的東西,是辨別五行干支狀態的參照物?!队窬畩W訣》也說“月令淺深,何者主權”、“專執用神,切詳喜忌”?!洞缃鹚阉煺摗罚骸霸旎软毧慈罩麽岚烟峋V看次第?!薄独^善篇》:“欲知貴賤,先看月令提綱?!笨梢姽湃藢υ铝畹闹匾暢潭?。至於後人為什麼會批評沈氏的這一說法呢,鄙人認為這就是今人對“用神”一詞的定義上出了差錯。
 
⑵、文章不是剛開口說用神嗎,怎麼一句話沒說完,又扯到格局上去了?現代的命理書上可都是把用神與格局分章說的,因為都說用神與格局不是一碼事兒??墒巧蚴线@段話卻將用神與格局混為一談,這肯定不是沈前輩頭疼發燒說胡話,一定是別有原因!我們再找《淵海子平》《神峰通考》與《三命通匯》等經典看看,更加令人叫暈的是這些書上根本就沒有專門論述用神的章節!都說用神是命學頭等重要的概念,是推命的第一要義,可是這幾本命學經典怎麼就沒有把它當一回事呢?這幾本書上倒是用了大量章節來論述格局,難道古人講格局就是在講用神?不然,為什麼沈前輩一說到用神就與格局夾雜不清呢?
  學人注:《淵海子平·繼善篇》雲:“取用憑於生月,當推究於深淺”,《淵海子平·四言獨步》雲:“先見月令,論格推詳”,可見古人早就把格局與用神“混為一談”了。至於現代人把格局與用神分開而論,是由於此“用神”非彼“用神”之故。古法之“格局”與“用神”可以“混為一談”並且預測準確,而今之“用神”與古之“用神”不可“混為一談”,否則會有“撲朔迷離”的感覺?!段逖元毑健罚骸坝袣⑾日摎o殺方論用”中的“用”,既是指“用神”,也是指“格局”的。
 
⑶、沈氏將用神分成善與惡兩類,並說對於“不善”的用神要“逆用”。這話與幾乎所有的現代命理書籍都不靠譜?,F代命理書籍都把用神看得跟自己的命根兒似的,要求要像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來保護用神,生怕它受到任何傷害壓根兒就沒有什麼“不善”的用神!我們再冷靜下來想想,《四言獨步》裏早有“化殺為權,何愁損用”的話《月談賦》一文中也說“格有可取不可取,用有當棄不當棄”,可見確實有一種何愁“損”之、或當“棄”之的用神存在。既然是可以“損”之“棄”之的用神,不就是沈氏所說的“不善”而要“逆用”的用神嗎?而在現代命理書籍裏,有誰能找到這種可以“ 損”之“棄”之的用神呢?
學人注:所謂“善用神”與“惡用神”,其實就是我們常說的“四吉神”與“四兇神”。黃先生的這段話,應該能夠使人再次細思“用神”一詞的定義了。所謂“用神”,話說白了,就是“我所能夠得到並能為我所用的十神”。所謂“順用”、“逆用”,指的是我獲取並使用該十神的不同的手段(生克制化過程)。所謂“用神之善”與“用神之不善”,指的是我所獲取的十神的類別。我能夠得到並使用的十神,當然是“可取”的,我不能得到或不能使用的十神,當然是要放棄。既然這裏的“用神”並不是我們平常所理解的“以日幹的強弱來進行補救措施的十神”,那麼這個“用神”就會有不足和有餘的時候,用神不足就要“益”之,用神有餘當然就要“損”之了。
 
⑷、現代命理書籍在給用神下定義時,少不了都要講到平衡、扶抑、通關、調候這幾條的。徐樂吾先生在評注上述這段文字時,就是這樣一條一條予以注解的。然而!我們拿著放大鏡從頭至尾地看完“論用神”一章的每一個字,都無法找到平衡、扶抑、通關、調候這樣的字眼!既然都說扶抑、通關、調候是用神的三大作用,哪為什麼沈氏在專門論述用神的時候卻隻字不提呢?是沈進士不善言辭,不會歸納為那麼幾條,或是說話老跑題?還是他怕洩露天機,密不傳人呢?或者在古人眼裏就從來沒有過現代命書所說的那種用神?
  學人注:所謂“平衡”,是理論化、理想化的,而“扶抑、通關、調候”是格式化拘泥化的。然“調候”一法,不獨《窮通寶鑒》有,《子平真詮》中也有專門章節《論用神配氣候得失》,《滴天髓》中更有《寒暖》、《燥濕》的專題,《三命通會》裏也有關於五行四時宜忌的論述。其實,“調候”就是“調和氣候”的簡稱,我們知道氣候是以月份作為依據的,也就是月令,那麼“調候”從狹義上來說,其實就是對月令用神的“優化”。至於“通關”,並不是“取用神”的方法,而是論命的訣竅,《滴天髓·通關》雲:“關內有織女關外有牛郎,此關若通也,相邀入洞房?!?/div>
 
現在我們放過徐樂吾的評注不看,直接解讀原文,看看原文的本義:
  八字中的用神,只在月令上尋求,以月令地支五行與日元五行的生克關係來確定不同的格局。當月令屬於財、官、印、食的時候,就是四個善的用神,應當予以保護性使用,這叫“順用”;當月令屬於殺、傷、梟、刃的時候,就是四個不善的用神,應當予以控制性使用,這叫“逆用”。當順則順,當逆則逆,只要八字喜忌配合得當,是都能成為貴格的。
  學人注:黃先生此段所言甚妙!“保護性使用”、“控制性使用”恰如其分地解釋了“順用”與“逆用”,使初學者能夠正確地初步瞭解“使用用神的手段”。
 
怎樣“順用”與“逆用”這些善和不善的用神呢?沈氏接著說:
  原文:是以善而順用之,則財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護財;官喜透財以相生,生印以護官;印喜官殺以相生,劫財以護??;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財以護食。不善而逆用之則七殺喜食傷以制伏,忌財印以資扶;傷官喜配印以制伏,生財以化傷;陽刃喜官殺以制伏,忌官殺之俱無;月劫透官以制伏,用財而透食以化劫。此順逆之大略也。
  解讀:對於月令中善的用神怎樣順用呢?沈氏解釋說:
  用神是財星,就喜有食神來相生,有官星制伏比劫以護財;
  用神是正官,就喜有財星來相生,有印星制伏傷官以護官;
  用神是正印,就喜有官殺來相生,有比劫制伏財星以護??;
  用神是食神,就喜身強劫旺來相生,有財星制梟神以護食。
  對於不善的用神怎樣逆用呢?
  用神是七殺,就喜有食傷來制伏,忌財星資殺,梟神奪食;
  用神是傷官,就喜有印星來制伏,或有財星化泄傷官;
  用神是陽刃,就喜有官殺來制伏,忌官殺全無;
  用神是比劫,就喜透官來制伏,無官有財,則喜透食傷以化劫。
  這些就是對用神順用逆用的大致方法。
  學人注:沈前輩用心良苦,將“順逆”的用法詳細地作了一番解說。不過值得提醒的是,《滴天髓》裏也有論“順逆”的章節,但此“順逆”非彼“順逆”也,不可混為一談。黃先生將原文作了翻譯,並沒有真正地“解讀”出來鄙人在此對黃先生的翻譯進一步解釋如下:
  用神是財星,就喜有食神來相生,有官星制伏比劫以護財;(財星為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時,逢食神生則錢財越多,源源不斷;有官星來保護財的時候,就不怕比劫來爭奪。)
  用神是正官,就喜有財星來相生,有印星制伏傷官以護官;(官星為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時,有財生之則官星有源,其氣更足;有印星來護官時,則官星不會被傷官所克,地位就不會動搖。)
  用神是正印,就喜有官殺來相生,有比劫制伏財星以護??;(印星為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時,有官殺生印則印之根源不缺,且帶貴氣;有比劫護印時,就不怕財星來壞印。)
  用神是食神,就喜身強劫旺來相生,有財星制梟神以護食。(食神為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時,有比劫生之則福氣重,有財星來護時,就不怕梟神來奪食導致的災禍。)
  總的一句話:順用的,就是需要生“用神”的十神或“用神”所生的十神再說得明白些,“順用”的“用神”,就是要保證“用神”的品質。
  用神是七殺,就喜有食傷來制伏,忌財星資殺,梟神奪食;(七殺為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時,有食神制之則可以使殺不攻身;如果有財去生殺,而制殺的食神又被梟奪,這時就會導致七殺攻身而有災禍了。)
  用神是傷官,就喜有印星來制伏,或有財星化泄傷官;(傷官為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時,有印來制傷官,就不怕傷官來泄身、克官了;有財星泄傷官時,使本來為兇的傷官反而生出財星,不去制官,這也是好事。)
  用神是陽刃,就喜有官殺來制伏,忌官殺全無;(當我所要獲取的東西是羊刃時,有官殺制伏刃,使刃不傷身反為權柄;沒有制的刃主災禍。
  用神是比劫,就喜透官來制伏,無官有財,則喜透食傷以化劫。(當我要獲取的東西是比劫時,也需要有官來制伏,這樣比劫就只能幫我做事而不會傷害我所有的財;如果沒有官星制,有食傷通關也行,這樣財星也不會被比劫所奪。)
  總的一句話:逆用的,就是需要克“用神”的十神或泄“用神”的十神。再說得明白些,“逆用”的“用神”,就是要保障“用神”的安全使用。
 
沈氏的這一番話,現在許多人恐怕都會不以為然。因為他在說到財喜食生、官喜財生、殺喜食制、傷喜印製時,並沒有提到身強身弱、殺輕殺重這個重要條件?!半y道財多身弱時也喜食神生財嗎?難道身強殺淺時也喜食傷制殺嗎?”人們會這樣反駁沈氏,說不定還會輕罵沈氏一句白癡呢。然而,張神峰在《神峰通考》的自序中也說:“月令為用神,歲時為輔佐?;n!命書之作,至此盡矣?!边@與沈氏唱的不是一個腔調嗎?
  其實,沈氏是在說八字的最佳組合方式,讀者們先不要急於下結論。倘若現在沈氏說:“凡是生產、存放易燃易爆品的地方,都要予以控制性管理,並且要配置合格的消防設備?!?這話沒錯吧?既然這話沒錯,那麼,他說的七殺喜食傷以制伏、傷官喜配印以制伏這幾句話,那也就不會錯啦。
  學人注:沈前輩在這段話中所言,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其實就是在說明如何看我所要獲得的東西的好與壞,包括品質、包裝、安全性能等,並沒有說能否得到。但是,要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首先要有好的“貨源”啊。有好的“用神”,這是好命的一個重要條件,但更重要的是能否得到,也就是能否用到這個“用神”,這方面在《真詮》後文中也有章節說明的。黃先生在這裏打的這個比方,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原文:今人不知專主提綱,然後將四柱干支字字統歸月令,以觀喜忌。甚至見正官配印,則以為官印雙全,與印綬用官者同論;見財透食神,不以為財逢食生,而以為食神生財,與食神生財同論;見偏印透食,不以為泄身之秀,而以為梟神奪食,宜用財制與食逢梟者同論;見殺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以為去食護殺,而以為殺印相生,與印逢殺者同論。更有殺格逢刃,不以為刃可幫身敵殺,而以為七殺制刃,與陽刃露殺者同論。此皆由於不知月令而妄取用神之故也。
  解讀:沈氏批評當時有些人不以月令取用定格,將格局弄得張冠李戴、牛頭馬嘴。話的意思表達得相當明白??墒遣恢颤N原因,徐老師傅的評注並沒有跟著原文跑,而是自顧自地還在那裏嘮叨著如何扶抑日主、平衡八字。我們現在只好將沈氏的這段話再翻譯一遍,他說:
  現在的人啊,不知道取用神要專從月令提綱上取,然後將四柱干支字字都以月令為主,來觀其喜忌。比如月令是正官,有印星化官生身,這叫正官配印格,但是不重月令為用的人,卻將此視為官印雙全,與印綬喜官格同論;月令為財,透食神相生,格成財逢食生,而不重視月令用神的人,卻將此視為食神生財格;月令為偏印,透食神泄秀,格成食神吐秀,而不重月令用神的人,卻將此視為梟神奪食,說要以財制梟;月令為七殺,逢食神制殺而又露出印星,這本來就破了食神制殺格,而不重月令用神的人,卻還說是殺印相生;還有月令為七殺時,碰到陽刃,是刃來助身合殺,而不重月令用神的人卻將此視為七殺制刃,與陽刃格同論。這些啊,都是由於不重視月令用神而亂取用神的原因。
  沈氏說這番話,本來是針對當時的清朝命學界而發的,但我卻覺得他批評的正是當今命學界。因為不重視月令用神的現象,現在不是很普遍嗎?試問有幾個命學愛好者,能說清楚財逢食生格與食神生財格的區別呢?正在閱讀本文的讀者啊,您能夠說清楚嗎?
  學人注:沈前輩的這段文字,就是在說明論命要分清主輔。比如“正官佩印”是以正官為主印星為輔,正印在這裏是起到保護正官的作用;而“印綬用官”卻是以印星為主官星為輔的,正官在這裏是起到資助正印的作用。其他如“財逢食生”與“食神生財”也是這個意思。論命,分清主輔是很關鍵的一環這不僅關係到格局的層次,更關係到取象斷事的問題,習命者焉可不明?!
 
  原文:然亦有月令無用神者,將若之何?如木生寅卯,日與月同,本身不可為用,必看四柱有無財官殺食透幹會支,另取用神。然終以月令為主,然後尋用,是建祿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
  解讀:因為《淵海子平》、《神峰通考》和《子平真詮》中所說的用神,就是月令可用之物,並非現代命書所說的什麼平衡八字、扶抑日主的用神,所以當月令沒有可用之物時,就會出現月令無用神的情況。哪些才是月令可用之物呢?就是官、印、財、殺傷、食這六樣東西?!秾毞ň硪弧费Y明確指出:“子平一法,專以日幹為主,而取提綱所用之物為令。今人不知其法,於此百發百失……唯西山易鑒先生,得其變通,將十格分為六格為重,曰官,曰印,曰財,曰殺,曰傷,曰食,以此消息之,無不驗矣?!?/div>
  當月令沒有官、印、財、殺、傷、食這六樣東西的時候,即表示月令沒有可用之物了。比如甲乙木生於寅卯月,日幹屬木,月令也屬木,木不能以木為用神啊,因此沈氏說“本身不可為用”。怎麼辦呢?到月令之外去找那六樣東西,並按照“有官先論官,無官方論用”的取用規則,先取官殺格,官殺格不成立則取食財格。食財格又不成立則取印比兩旺格。若是官、殺、財、食、傷印這六樣東西均不能立足成格,則謂之身旺無依,也就是完全沒有可用之物了那命主就只有遁入空門,讓佛祖保佑他啦。
  但是,取用定格總要以月令為主。當月令為建祿比劫時,雖然說它不是用神,也可以把它當作用神來稱呼。
  說到這裏,有人會覺得沈氏的話前後有矛盾。他于前文才說“殺傷梟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表示劫刃也是用神之一??墒窃谑畮仔形淖种崴终f“日與月同,本身不可為用”,這不是又吊銷了劫刃的用神資格證嗎?文尾還說什麼“是建祿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這話有點像是繞口令,聽不清楚,弄不明白。
  我理解呢,沈氏的話有兩層意思:一是取用神先當以月令為主為先,當月令為比劫時即為月令無用神,這時就要在月令之外尋取用神;二是不管月令是否比劫,若都將月令叫做用神的話,那麼建祿與陽刃就可以算作是不善的用神正是基於這層意思,沈氏才在本文結束時說“是建祿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痹捬Y的“非用”二字是第一層意思,而“即用神”三字就是第二層意思如此讀來,就不會覺得有什麼矛盾之處了。
  學人注:鄙人認為“月令無用神者”指的是在月令裏的東西並不能為我所用,或者並不是我所要獲取的東西。這個時候就要看他柱有沒有我所要用的東西了。至於“木生寅卯月”,只是“本身不可為用”,並不是說“寅、卯”這個字沒有作用。比如寅可以合亥為印,使印星為我所用。又比如卯木可以合戌使財星為我所用。這裏的“亥”、“戌”就是沈前輩所說的“另取用神”,而“寅”、“卯”在這裏所起的作用,就是“非用而即用神”,因為是由於寅、卯字的作用而使我得到了亥印和戌財。黃先生在這裏的說法不正確。
 
                     二、論用神變化
 
  原文:用神既主月令也,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變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庫也。即以寅論,甲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長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長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為提不透甲而透丙,則知府不臨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變化之由也。
  解讀:取用既然以月令為主,可是月令地支藏幹的數量是不一樣的,有的只藏一干,有的卻藏有二幹或三幹,有的外透,有的不外透,這樣就會使用神產生變化。譬如在十二個地支中,除了子午卯酉者四個地支僅藏一干外,其餘的地支都藏有二幹或三幹,不用說辰戌丑未這四個墓庫了。就拿寅字來說吧,裏面藏有甲、丙、戊三幹。甲為寅木的本氣,甲在寅中就如同縣長坐在縣長辦公室裏,得位當權;丙火長生在寅,就像是縣長一手提拔起來的副縣長,權利僅次於縣長;戊土在寅也是長生,但同時又受寅木之克,其力又次於丙火,它在寅中的位置就如縣長手下的小局長。假若寅為月令,甲木不透而透丙火,就如副縣長代理縣長做主,這就是用神發生變化的原由啊。
  學人注:用神的變化,在這裏指的是“我所要獲取並且使用的十神發生了變化”。沈前輩在此段以月令透幹為例來說明,鄙人再進一步解說一下。就說寅月,假如是辛金日幹,寅木的本氣甲木是辛金的正財,但甲木沒有透,卻透了丙火,丙火合辛為官星,這時辛金所獲取的並不是甲木財星而是丙火官星了又比如辛生寅月,甲木不透而透了戊土,戊土生辛金,這時辛金所獲得的是印星而不是財星了。當然,透了並不等於一定能夠獲得,能否得到還是要看全局的具體組合情況。
 
  原文:故若丁生亥月,本為正官,支全卯未,則化為印。己生申月,本屬傷官,藏庚透壬,則化為財。凡此之類皆用神之變化也。
  解讀:如果丁火日元生於亥月,亥中壬水就是日元的正官,取用當取正官格。但是如果八字中有卯未二字(僅一個卯字也可),則亥卯未三合為木,將原來的亥水正官變成了卯木印星,用神也隨之變成了印格。又如己土日元生於申月,本為傷官格,但若庚金不透而透壬水財星,則用神就變成了財星。凡此種種,都是用神變化的現象。
  學人注:在上一段,沈前輩沒有具體以某日幹來舉例,此段則講得比較細了。一是由於地支間的組合使用神發生了變化,二是由於月令透幹而使用神發生了變化。不過這也是大體說說而已,具體情況還得具體對待。比如戌月壬水透辛金,殺格化為印格,丑月壬水,透辛金,官格化為印格,這兩種情況,都是用神變化成了印,但是它們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原文:變之而善,其格愈美;變之不善,其格遂壞。何謂變之而善?如辛生寅月,透丙而化財為官;壬生戌月,逢辛而化殺為??;癸生寅月,藏甲透丙會午會戌,則化傷為財,即使透官,可以作財旺生官論,不作傷官見官;乙生寅月,透戊為財,會午會戌,則月劫化為食傷。如此之類,不可勝數,皆變之善者也。
  解讀:用神變化之後,有的則愈變愈好,格正局清;有的則愈變愈差,格破局壞。怎樣才是愈變愈好呢?比如辛金日元生於寅月,寅中的甲木不透幹,而透丙火官星,這就是化財格為官格啦。官是善的用神,喜有財星相生,丙火官星得坐下寅木財星相生,所以是格局愈變愈好;壬水生於戌月,戌中的戊土七殺不透幹,而透辛金印星,這叫化殺為印。七殺是惡的用神,必須要有印化或食制,現在透出辛金印星化殺生身,使殺星不能攻身,便是格局愈變愈好的現象;癸水生於寅月,不透甲木傷官而透丙火財星,化傷為財。傷官是惡的用神,必須要有財化或印製,現在透出丙火財星化泄傷官,就是格局愈變愈好,這時候即使透出戊土官星,寅木傷官也不能傷克官星,所以就不能以傷官見官論,而要以財旺生官論;如果地支有午戌二字(有一個午字即可),那麼寅午戌三合火局,寅木用神也會因之變化為財星,這也是用神變化的一種方式。乙木生於寅月,是月劫格。這時若見寅中透出戊土財星,地支又有午戌二字,寅木則會因會合而變火,化劫為食傷,並轉而再去生戊土財星,這樣就使格局愈變愈好了;類似上述這樣的變化,不可勝數,都是格局愈變愈好的現象。
  學人注:所謂“變之而善”,意思是將兇神轉變為吉神而為我所用;反之“變而不善”就是指將吉神轉變為兇神了。但是,“變而不善”就會“其格遂壞”之言,未全然。因為前文也有“不善而逆用之”的說法,也就是說,儘管八字是“變而不善”的,只要能夠“逆用”而用之得當,同樣也是好命,這就是《真詮》後文中的《論四兇神也能成格》的意思。黃先生在這裏僅作翻譯,未作點撥,並不能稱為“解讀”。
 
  話說到這裏,有些人可能會提出這樣兩個細節問題:一是乙木生於寅月,原文說“會午會戌,則月劫化為食傷”,可是並沒有明確指出一個午字或一個戌字能不能化;二是乙木生於寅月,寅中的甲木雖然不可以作用神,但不是還有“二把手”丙火嗎?不能取丙火為用定格嗎?
  對此提問,沈老先生怕是沒有本事回答我們了。我們只有自己找答案了。有這樣一位女士的命,其命式為:
  比   財   日   印
  乙   戊   乙   壬
  亥   寅   卯   午
 大運: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木生於寅月,是月劫格,因地支有午字,寅午合火,月劫格就變成了食傷格。喜月幹為戊土財星,食傷生財,用神是愈變愈好啊。唯一不足之處是年幹乙木克戊土,幸好大運有庚、辛官殺制伏乙木,使其不能劫財,故命主早年就馳騁商場,財發百萬,夫婦齊眉,四子皆貴。如果命局沒有年幹乙木干擾,使命主之財破耗較多的話,那麼命主就會是超級富婆了。
  由此例可知,命局有午無戌,午字與寅字半合,也是能夠化火的。論格局時,五行合化不需要有什麼化神,沈氏對此也沒有提出這種要求。
  學人注:黃先生對於這個八字的解釋,鄙人認為有不妥當之處,甚至有誤導後學的可能。此命:
 ?。?寅月乙木,戊土透,則作財格。
 ?。?財格透比,為用神格局之敗筆,大運的官殺是作為救應的。
 ?。?寅午半合的力量不如寅亥合。
 ?。?午火只是作為戊財的帝旺之地,但因組合的關係並不能直接生到財星。
 ?。?“夫婦齊眉,四子皆貴”並不是由於食傷生財和大運的官殺制比所致。
  黃先生的解釋,很容易使後學者誤以為“只要格局有成”或“只要用神變之而善”就可以發財富貴、夫婦齊眉、得生貴子了。
  其實這個命主,只是早年發了點財,中年晚年是相夫教子,安享榮華的。
  還有,黃先生將“五行化氣”與“用神變化”混為一談了。五行化氣,《滴天髓》曰:“化得真時只論化,化神還有幾般話?!倍墩嬖彙费Y的“用神變化”的化與“五行化氣”的化是不同的理論概念。
 
  我們再看第二個命例,某男命式為:
  財  劫   日   傷
  戊   甲   乙   丙
  戌   寅   丑   子
 大運: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乙木生於寅月,透出丙火傷官于時幹,地支有戌無午,倘若寅戌能夠化火格成傷官生財,那麼命主在丙辰、丁巳這兩步運中就必然會大發其財了,可是事實卻並非如此。命主初次發財是在戊午運甲戌年,得其兄弟之助而一發百余萬。次年乙亥比肩爭財,便破去了幾十萬元。此後在戊寅、己卯年又狠發了兩筆。
  命主為什麼要到戊午大運才時來運轉呢?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命局上有戌無午是不能夠合化為火的,只有到了戊午運,有了午字,才能夠合化為火,使原命局的月劫格變為食傷格,這樣才會使命主一發如雷。
  學人注:此造寅中三物全透,只是在組合上出了毛病——乙木欲得戊財,卻被甲木阻隔,丙火透在時柱,通關是有心無力。格取傷官生財(因為命主出生於寅月丙火用事的時候),財是我所欲求之物,傷官是我取財的手段。丙辰丁巳運,命主之所以沒有發財,是因為沒有真正通甲戊之關。而戊午運,三合火局,“此關若通也,相邀入洞房”(語出《滴天髓·通關》),傷官生出的財星我能得到了,所以發了財。
 
  我們還看一個命例,就是《算命一百法》的作者李後啟先生的命造:
  財   比   日   比
  戊   甲   甲   甲
  寅   寅   戌   子
 大運: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月令為比劫,地支有戌無午,如果寅戌能夠合化為火,將月劫格化為食傷格的話,那麼日支妻宮的戌土就是相神,命主便當大得其妻內助之力,會因妻致富。命主自己也會在丁巳運中財運亨通,比人家先富起來。然而實際情況不是這樣。命主一生最惱火的事情,就是其妻多年患風濕和精神分裂疾病,形同廢人!由此可證,僅有寅戌二字是不能合化為火的。因為這樣,戌土財星便受到重重比劫之克,故而其妻就生不如死了。當然,戊土偏財所代表的父親也不會有好果子吃,他早年就成了盲人,全靠命主給養。至於命主自己呢,一生從事文化教育工作。戊午運是他一生中最為得意的時候,他並沒有經商發財,原因就是命局月令中的丙火沒有透出,地支寅戌不能合化為火,構不成食神生財格。他一生之所以從文,就是月令的丙火是中氣,可以作用神?!渡穹逋肌ざǜ窬衷E》就有“乙日寅月號傷官”之說,表明寅中的丙火是可以用來構成傷官格的。同樣的道理,李先生的命造也可以用寅中的丙火來構成食神吐秀格。食神吐秀格的命,十有八九是在文藝圈裏混的人。儘管李先生自己在他的書中公然宣稱:“傳統的格局可有可無,與析命斷運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笨墒撬簧氖聵I趨向,還是沒有逃脫命格的註定啊。
  學人注:其實這個八字黃先生應該放在《論用神成敗救應》一章之內,因為此造就是沈前輩所言的“財輕比重,財格敗也”的命。寅月甲戊並透,比肩克財,同是月令所透但相克無情,為財格之敗。財格敗所導致的,就是命主受父、妻之累了。
  “戊午運是他一生中最為得意的時候,他並沒有經商發財,原因就是命局月令中的丙火沒有透出,地支寅戌不能合化為火,構不成食神生財格?!秉S先生的意思是,由於原局丙火食神沒有透幹,寅戌的半合併不能把比肩轉變成食神,用神沒有變化,不是食神生財格,比肩依舊在克奪財星,所以不是做生意的命,戊午運只所以得意,只是大運起到了通關的作用,甲木旺氣得以宣洩。
  “他一生之所以從文,就是月令的丙火是中氣,可以作用神?!贝苏f不全然。命主出生於寅月丙火用事的時候,正是由於丙火是用事五行,此中氣才可作用神,才能發揮其作用。另外,甲日自坐戌,戌是火庫是文庫,也是從文之因。
 
  原文:何謂變之不善?如丙生寅月,本為印綬,甲不透幹而會午會戌,則化為劫。丙生申月,本屬偏財,藏庚透壬,會子會辰,則化為殺。如此之類亦多,皆變之不善者也。
  解讀:丙火日元生於寅月,本來是印綬格。但若果寅中的甲木不透,地支有午戌二字(有一個午字即可),那麼寅木印星就會被合化為比劫。又如丙火生於申月,本屬偏財格,若是申中不透庚金而透壬水七殺,地支又有子辰二字則申子辰合水局,申金偏財就變成了七殺。諸如此類的變化也比較多,都是用神愈變愈壞的現象。
  當然咯,即使是用神變壞了,也不一定就是差命一條的,因為不善的用神只要喜忌配合得宜,照樣也是會發福的。有人可能會問:“既然用神的善惡無關緊要,那我們幹嗎要費神討論用神的變化呢?其意義何在呢?”其意義就在於,用神變好變壞可以顯示出許多與之相關的資訊,比如家世、學業、事業趨向等,都可以從用神的變化中看出端倪來。比如月令是印星,只要不是遭到損壞或數量太多,即表示命主家中有書香之氣,命主能夠得到父母的蔭福,自己的學業也會較高。但是只要印星化而為劫,那麼這些良好的資訊就都會淡化掉我們可以看看以下幾個命例:
  1) 壬戌  壬寅  丙午  戊戌;
  2) 戊戌  甲寅  丙午  戊戌;
  3) 壬子  壬寅  丙午  庚寅。
  第一例因甲木不透幹,儘管有壬水蓋頭,可是壬水無根,寅午戌還是合化為火,將寅木印星變成了劫財,故命主出身平民之家,識字不多,一生務農;
  第二例因甲木透幹,寅木印星便不能悉數化火,故命主出身於書香門第,自己也有較高的學歷;
  第三例雖然甲木不透,只因壬水有根,可以不斷滋養寅木,寅木便不能化火,印格則不變,故命主出身於官貴之家,自己也是進士,並且官至一品。
  學人注:黃先生所言甚是。我們在預測中明辨用神的變化,是為了提取準確的資訊,為了準確地取象?!稖Y海子平》等諸多大作中的斷語,有不少是從用神變化的角度去論述的。但是黃先生在對其所舉的幾個命例的解釋,很值得商榷,是析如下:(命例未標明命主的性別,這是不太嚴謹的做法,在此姑且按乾造論之)
  乾 壬 壬 丙 戊
    戌 寅 午 戌
  黃先生認為此造之所以沒有學歷、出身平民之家,一生務農,是由於三合局使印化為劫之故,此說不當。寅中戊土透幹,三合之火氣生於土,用神當是印化為食。幹透七殺,所謂“有殺先論殺,無殺方論用”,但此殺虛透無根,戊土制之為太過,《論八字撮要法》雲:“若有七殺須要制,制伏太過反為兇”。年月的七殺制過,故出身不富貴,自己也沒有多少貴氣。戊土太旺,是為用神太過,又食神不能生財,反而制殺太過,也是命中敗筆。地支三合火局,將支中暗藏辛金損壞,貧窮克妻之命。
  乾 戊 甲 丙 戊
    戌 寅 午 戌
此造能有高學歷,能出身於書香之家,確為甲木出幹之功,但地支的火局在這裏是屬於印氣通身的組合,並非黃先生所說的“印星不能悉數化火”。
  乾 壬 壬 丙 庚
    子 寅 午 寅
  有殺先論殺,此造雙殺出幹,又有子根,月令寅印化殺是貴征之一,日支午刃敵殺是貴征之二,月時伏吟印氣通身是貴征之三。
 
原文:又有變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財,正官乃其兼格也。乙出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則財能生官,印逢財而退位,雖通月令,格成正官,而印為兼格。癸生寅月,透丙化財,而又透甲,格成傷官,而戊官忌見。丙生寅月,午戌會劫,而又或透甲,或透壬則仍為印而格不破。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則食神能制煞生財,仍為財格,不失富貴。如此之類甚多,是皆變而不失本格者也。是故八字非用神不立,用神非變化不靈,善觀命者必於此細詳之。
  解讀:還有用神雖然變化但仍然不失其本格的情況。比如辛金日元生於寅月,寅中丙火官星與甲木財星齊透天干,這時候雖然財格變成了官格,但是其本來的財格還依然存在;乙木日元生於申月,申中壬浮水印星與戊土財星齊透天干,如此則財可生官,壬浮水印星碰到戊土財星就只好退位了,雖然壬浮水印星通根於月令,但還是以官格來看,印格可以看作是兼格;癸水日元生於寅月,寅中的丙火財星與甲木傷官齊透天干,格成傷官生財,這時如果戊土官星再透出來泄財,就破了傷官生財格;丙火日元生於寅月,地支有午戌二字,則寅午戌三合化劫,但如果甲木透幹或壬水透幹,則寅木就不會悉數化火,那麼印格也就不破;丙火日元生於申月,本系財格,如透壬水殺星,則化財格為殺格,如果同時又透出戊土食神,則食神便能制殺生財,也可以叫棄殺存財,還是財格不變。如此之類的變化很多,都是雖變而沒有失去本格的例子。所以啊看八字不抓住月令用神這個提綱,就沒有條理,而用神如果沒有變化則失去了它的可變性與靈活性,善於看命的人啊,必須在用神變化這個細節上仔細弄清楚。
  學人注:此節,黃先生僅作翻譯,沒有解釋,初學者閱後亦有懵懂之感。
 ?。?寅月辛金透甲丙,之所以取財格而官為兼格,乃是由於寅中甲木乃本氣之故。若八字組合能使辛金得到甲丙,則命主很有可能是因財得官(名)的人。
 ?。?申月乙木透壬戊,之所以說印逢財而退,乃是由於財為養命之源,世人不可缺少的東西,是物質之星,而印是精神星。但是,若癸水出幹,合戊救壬那麼就應該看成是官格化為印了。
 ?。?寅月癸水透丙甲,之所以取傷官格,其理同前寅月辛金。不過傷官生財是為秀之又秀。至於“戊官忌見”,主要是癸見戊而合之,日主之情向戊,而戊官易遭甲傷之故。
 ?。?寅月丙火會午戌,透甲或透壬,寅之本氣未滅,合局是印氣通身。
 ?。?申月丙火透壬戊,當為殺逢食制而財星得生。
  不過以上諸例,皆為死法,沒有考慮干支的位置組合關係,須知命理有四大法則,那就是“鉤、發、向、從”,格局用神也不出其外,而藏幹透幹,只是四法中的“發表歸根”一法而已。
 
  沈氏在這一章中論述了用神的可變性與不變性,這是其他命學經典中所缺少的內容,真是泄盡了子平的秘奧??!可以說,學習命理者如果不看這本書,就根本不知道格局是怎樣變化的。從這一章裏,我們還可以看出,沈氏在談用神時沒有一句話離開過月令,而且所講的用神絲毫沒有扶抑日主、平衡八字等作用。月令用神因透幹會支而發生變化時,只要用神不被合化為他物,就仍然會保留原本的用神,從而導致多格並存的現象。當然,凡物少則清,清則貴;多則雜,雜則賤。因此古人說:“一格二格,非卿即相;三格四格,刑卒九流之輩?!?/div>
學人注:用神的變化,沈前輩所言甚詳,說來說去,關鍵是要看清楚這個命是要做什麼事的,或者說命主要獲取的是什麼東西,獲取的途徑是什麼。說了那麼多的格局、用神,不外乎是為取象、斷命所用。
 
                      三、論論用神純雜
 
  原文:用神既有變化,則變化之中,遂分純、雜。純者吉,雜者兇。何謂純?互用而兩相得者是也。如辛生寅月,甲丙並透,財與官相生,兩相得也。戊生申月,庚壬並透,財與食相生,兩相得也。癸生未月,乙己並透,煞與食相克,相克而得其當,亦兩相得也。如此之類,皆用神之純者。
  解讀:用神既然有變化,那麼在變化之中,就會有純雜之分。用神清純者吉,用神駁雜者兇。怎樣才算是清純呢?就是善用神要得到相生,惡用神要受到制約。比如辛金日元生於寅月,寅中甲丙齊透,甲木是財,丙火是官,二者都是善的用神,得生則宜。財與官相生,便是兩相得,也是用神在愈變愈清純戊土日元生於申月,申中庚金與壬水齊透,庚金食神,壬水是偏財,均為善的用神,食神與財相生,也是用神愈變愈純的現象。癸水日元生於未月,未中乙己齊透,乙為食神,己為七殺,這七殺屬於惡的用神,宜有制約,現在有乙木食神來制,也叫兩相得。同樣是。類似這樣的變化,都是用神愈變愈純的現象。
  學人注:簡單地說,月令用神兩幹並透,吉神得生,或兇神得制,為“互用而兩相得”的“純”。
 
  原文:何謂雜?互用而兩不相謀者是也。如壬生未月,乙己並透,官與傷相克,兩不相謀也。甲也辰月,戊壬並透,印與財相克,亦兩不相謀也。如此之類,皆用之雜者也。純雜之理,不出變化,分而疏之,其理愈明,學者不可不知也。
  解讀:在什麼情況下用神會變的駁雜呢?就是善用神受到克制,而惡用神受到生扶的時候。比如壬水日元生於未月,未中乙己齊透,乙是傷官為惡用神而己是正官為善用神,傷官克官,善用神受到了克制,這就是用神變駁雜的現象,其實質也就是破了正官格。類似這樣的變化,都是用神愈變愈駁雜的現象純雜的道理,都是在用神變化的過程中產生的,要一格一格地分理清楚,其中的道理就會愈明白,這是學習命理的人不可不知道的事情。
  是的,學習命理的人啊,現在你就可以去翻閱現代命理書籍,看看能否從中找到與沈氏這篇“論用神純雜”相同內容的文字,我敢打賭,你一定會失望因為現代命理書籍裏面根本就沒有沈氏所說的這種用神,哪里還會論及它的純雜呢!
  學人注:簡單地說,月令用神兩幹並透,吉神被兇神所克傷的,為“互用而兩不相謀”的“雜”。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